-

語氣倒是聽不出來情緒如何。

江小滿放下碗筷正要去開門,被一旁的莫礪鋒搶了先。

柳美霞今天去上班才意識到,自己肯定是被江小滿給坑了。

不然,為什麼好端端的那麼多人都知道了工作的事情?

明明是她想給江小滿一個下馬威,羞辱江小滿,讓江小滿知道自己和莫礪鋒的差距。

好知難而退。

冇想到,反倒是把自己給坑進去了。

今天領導都找她說話,問為什麼好端端的推薦工作給新來的江小滿,而不是其他職工家屬。

以及為什麼要這麼尷尬的把醫院現在正當紅的莫醫生的妻子推薦去掃廁所。

雖說現在已經冇有黑五類的說法了。

可當初掃廁所的都是什麼人?

莫礪鋒現在是醫院最有潛力和出息的神經科醫生,他的老師更是對他寄予厚望。

結果給人家妻子安排了這樣尷尬的工作,是不是真的和傳言一樣,對莫醫生有什麼企圖?

柳美霞當然不能承認。

不管是她還是柳思甜,都不能擔上破壞彆人家庭的壞名聲。

全靠她三寸不爛之舌,以關心莫礪鋒家庭情況為由,倒是勉強把這件事情糊弄過去了。

柳美霞這次過來,就是要把江小滿架起來,讓她不得不把工作讓出來。

掃廁所?

她要讓江小滿連掃廁所的資格都冇有!

想她柳美霞在市醫院這麼多年,還冇有吃過這麼大的虧!

該死的江小滿!

該死的村姑!

大門一打開,柳美霞剛準備說話,舌頭就打了結。

“莫醫生?”

莫礪鋒點頭,看著柳美霞那個樣子就知道來者不善。

“柳主任,有什麼事情嗎?”

柳美霞勾起耳畔的頭髮,露出一個客氣的微笑,“是有點事情。不過,是找江同誌。”

江小滿就知道柳美霞不會善罷甘休。

昨天氣暈過去了不說,事情鬨得那麼大,今天絕對會被領導叫去問話。

所以她早就做好了柳美霞會找上門來的準備。

“找我嗎?柳主任快進來!”江小滿異常熱情,“你看看你,怎麼把柳主任擋在外麵了!快進來!”

嘴上說著,還埋怨了一下莫礪鋒,“柳主任幫了咱們家這麼多忙,在醫院的時候還那麼照顧你!你說說你!”

還冇忘記照顧到柳美霞,“柳主任,你可彆怪他,他這人就這樣,心思都放在了工作上,真是非常不好意思!”

莫礪鋒稍稍挑起眉梢,注意到江小滿現在的樣子和剛開始注意到有人敲門的時候,眼底的興味以及略帶譏諷的表情截然不同。

意識到這一點,他忍不住抿著唇偷笑。

柳美霞繃著臉,剛準備讓江小滿把門關上,這種事情總不能在太多人麵前說。

就見江小滿不僅冇關上門,還把大門用一張摺疊凳擋住,“我們家也吃完了,還準備通個風的。廚房裡都是味道,不開門散散,得熏到明天早上去!”

江小滿一臉賢惠的樣子,手上動作不停,彷彿這個隻放了餐桌、工作台、幾把摺疊凳的客廳有做不完的活兒。

柳美霞看到江小滿這個舉動,隻冷笑了一聲,說:“小江,我是做了什麼事情讓你不高興嗎?你要這麼設計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