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彷彿將快要溺水的他,重新拉回這煙火人間!

“好!”莫礪鋒輕笑著應聲。按照江小滿之前說過的,把飯盒拿出來放在廚房門口的台子上,又把布袋連著白大褂放在了衛生間的台子上。

去房間一把抱起手指點著字,一個字一個字唸書的元寶。

江小滿聽著外麵的嬉鬨聲,不由得皺眉。

洗個手都能這麼鬨騰?服了他倆了!

飯菜都上桌後,江小滿先給元寶盛了一碗水蒸蛋,還不忘對莫礪鋒說:“家裡的雞蛋不太夠了,你哪天值班?”

莫礪鋒這幾天已經習慣了江小滿會在飯桌上說一些家裡的瑣碎事。

和他從前食不言的習慣不一樣。

但他總覺得飯菜都比從前更香了。

“後天。我後天值班回來去供銷社排隊。”莫礪鋒迅速接上江小滿的意思,給元寶把魚刺挑了,夾了一大塊魚肉放在他的碗裡,“還有什麼要買的嗎?我一併買回來。”

江源市海鮮河鮮都豐富,去供銷社不管什麼時候,總能買到各種魚和海鮮。

江小滿覺得這樣也挺好的。

至少比在鄉下的時候好多了。

天知道這本小說裡的設定是怎麼回事。

莫礪鋒的老家裡江源市也不遠。

周圍彆說海和江了,河都是隔壁大隊的。

想吃肉?

那就隻能等著年底殺豬,或者去供銷社蹲守了。

雖說現在豬肉還是不太夠。一個月全家人加起來也就兩斤的肉票,但魚票多啊!吃魚也夠了!

“你看著辦吧,家裡現在小東西都不缺,就缺大件!”江小滿好笑的指了指身後的幾把摺疊凳。

莫礪鋒也失笑,連連點頭,“我去後勤催一催。你要是不介意的話,我也可以去廢品站看看。有些傢俱敲敲打打的,也能用。”

江小滿剛到江源市的時候也去過廢品站。

小說裡那麼多年代文主角在廢品站撿漏的,她當然也想試試看。

可去了才知道。

廢品站那是真的廢品站。

真當人家整理東西的人是瞎子不成?

好一點的都自己扒拉走了。

再說,真有撿漏的,那也是六七十年代能遇見一點。

可現在都八幾年了,高考都過了老三屆。

去廢品站撿漏?

到九十年代拾掇廢鋼廢鐵的,可能還有點出路!

“行啊!我不介意的,隻要能洗刷乾淨就好了。大不了想辦法弄點布票,扯點布回來做個沙髮套也行。”

江小滿示意父子倆吃蔬菜。

這兩人雖然關係上是叔侄,但不管是長相還是日常習慣,那是比親父子還要像。

冇得選也就算了。

要是能選的話,兩人都不愛吃蔬菜。

“恩,那我就自己看著辦了!”莫礪鋒給自己碗裡夾了幾根青翠的小青菜,還不忘給元寶碗裡放兩根。

然後就接到了元寶暗戳戳丟過來的一記白眼。

江小滿看著他們的互動,剛要笑出來。

家裡的大門就被人拍響了。

門外傳來柳美霞的聲音,“江小滿,開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