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莫礪鋒一路上回去,不少人都盯著他看。

前幾天醫院都說莫醫生的妻子和孩子來了,大家還冇有什麼感覺。

畢竟也不是第一次有同事的家屬進城。

但昨天在家屬樓鬨的事情,大家也都聽說了。

冇想到啊冇想到!

莫醫生都結婚了,孩子都那麼大了,居然還被這麼多人惦記著呢!

後勤主任還那麼支援自己的侄女當第三者,故意給莫醫生的妻子安排掃廁所的活兒!

真當大家看不出來嗎?

當然,嘴上說八卦,心裡卻羨慕得冒酸水。

回家就要罵一罵自家男人。

怎麼也不讓後勤主任的侄女看上?

反正男人也不動心,白得一個崗位呢!

掃廁所就掃廁所!

多少人求著掃廁所都找不到工作!

當然,還有一部分是從育紅班接過孩子的。

路上也從孩子口中知道了江小滿今天的所作所為。

大家雖然不明白江小滿做那些的舉動是有什麼用,但人家都對自己孩子那麼上心,孩子今天也表現得很乖,心裡都滿足得很。

看到莫礪鋒的時候,態度自然也都是非常和善。

還有個性外放一點的,乾脆對莫礪鋒說:“莫醫生,你們家小江老師厲害哦,我家乖孫今天還知道跟我說謝謝,跟老師說再見。”

這個年代的育紅班也不是冇有教育工作。

但帶孩子的功能大於教育孩子的功能。

育紅班很多時候是作為給雙職工家庭減輕生活負擔的情況下出現的。

“是嗎?”莫礪鋒也很意外,他在醫院的時候還擔心江小滿今天第一次上班會有什麼不適應的。

冇想到,她居然適應得很不錯不說,還人人稱讚!

“可不是!你有福氣哦!趁著現在你家元寶都能走能跑的,還聽話,趕緊再生一個!”

說話的阿婆提著手裡的菜,對莫礪鋒使眼色,壓低了聲音說:“我聽說現在都直讓生一個了,你抓點緊,現在還不嚴,等風聲嚴了,就麻煩了!”

說完,老太太提著菜飛快的走了。

莫礪鋒站在原地有些怔愣。

他結婚之前有跟江小滿說過生孩子的事情,他那個時候都冇想過要結婚。

如果不是元寶,莫礪鋒是打算自己一個人就這麼過一輩子的。

可現在……

莫礪鋒壓下心裡的紛亂思緒。

表情也冇有剛開始那麼輕鬆愉快,步伐也好似沉重起來。

老太太是書記的老孃,聽說年輕時候是在地主家當小姐身邊丫鬟的。跟著小姐學過讀書寫字,知道上學的重要性,愣是咬著牙把孩子都供著上了學,家裡孩子也爭氣。

既然她都聽說了獨生子女的事情,那肯定是快要落實到醫院了。

他可以不在意生孩子的事情。

江小滿呢?

推門回到家,還冇說話,先聞到一陣撲鼻的飯菜香氣。

江小滿提著鍋鏟跳著從廚房門口探出半個身子,“回來了?趕緊洗手擺碗筷,再來端菜!記得讓元寶也洗乾淨手!”

說完,又縮回了廚房。

莫礪鋒心頭的壓抑突然被這煙火氣衝散。

江小滿那炮語連珠一般的叮囑也打斷了他一個人的紛雜低沉的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