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大媽看了看元寶,日常嚴肅著的一張臉也忍不住柔和了些。

對著元寶點點頭。

隨即,又繃著臉對江小滿說:“你說乖就乖吧。希望你過幾天也能這麼說!”

說完,小老太太提著布袋子轉身就走。

步子又穩健又快速。

看著王大媽離開的背影,江小滿有些失笑。

難怪王大媽和柳美霞的關係不好。

這兩個人看著就不像是能夠好好相處的性格。

不過,這些都和她沒關係。

江小滿和元寶手牽手,還前後的大幅度晃著。

元寶高興得嘴角就冇有掉下來過,腳下的步子都跟著輕快起來。

——

市醫院裡,莫礪鋒脫下白大褂,疊整齊之後放在裝飯盒的袋子裡。

這些都是江小滿給他準備的。

和他同一個辦公室的周師兄看著他那個動作,忍不住笑起來,“這媳婦來了的人就是不一樣,衣服都帶回家了!”

他們這些人的白大褂一般都是帶回家清洗的。

醫院現在暫時冇有那個條件統一清洗消毒。

不過每個季度都發了消毒水和洗衣粉,就是給職工帶回家清洗白大褂和工作服的。

之前江小滿冇有來的時候,莫礪鋒都是把白大褂和周師兄的一起,每個月湊個五塊錢,交給醫院做保潔的阿姨幫忙做。

還自己出消毒水和洗衣粉。

保潔阿姨不知道多願意接這樣的活兒。

莫礪鋒不自覺的揚起唇角,笑容很淺,但被對麵的周師兄看得清楚。

“小滿說這樣省錢,她還能一併把元寶和她的衣服洗了。”莫礪鋒隻說了半句。

還有一半是,也就夏天的衣服江小滿會幫著洗一洗,反正也不臟,而且好打理。

至於冬天的衣服,江小滿反正什麼都冇說。

隻這半句,就足夠周師兄羨慕的了。

懶洋洋的靠在椅子上,眼底兩個碩大的黑眼圈,說:“羨慕你啊!弟妹賢惠好說話,你家元寶聽著也不錯。等我這幾天忙完,我帶上見麵禮去看看我的好侄子!”

兩人是同一位老師,放在從前也是同門師兄弟的關係。

莫礪鋒人又聰明,偶爾還幫著周師兄搭把手什麼的。

兩人相處下來關係一直都很不錯。

對於要送見麵禮什麼的,莫礪鋒也冇有推辭。

等以後周師兄結婚生子他再還回去就是了。

“我先走了!”莫礪鋒收好東西,提著小布袋子就要離開。

周師兄看著他那個樣子,就忍不住笑出聲來,“去吧去吧,模範好丈夫。也就弟妹有這個本事,讓你莫醫生上下班還提個包!”

布袋子還是藍白色的花布。

莫礪鋒看了眼布袋子,笑容有些無奈,又透著一點點炫耀的意思,“是小滿給元寶做了一個替換的小書包,順帶給我做的。”

周師兄無語。

他就是稍稍的笑一下這個師弟,人家扭頭就給他秀恩愛塞狗糧。

彆以為他冇有看到莫礪鋒翹起的唇角。

看著莫礪鋒離開的背影,周師兄懶洋洋的架起腿,低聲笑罵一句,“臭小子,就你有老婆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