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開始,她是真的打算配合柳美霞的。

就用清潔工的工作讓江小滿難堪,讓江小滿和莫礪鋒產生矛盾。

但是現在,胡春花想清楚了。

柳美霞再厲害,那也是個後勤主任而已。

還是快退休的主任。

莫礪鋒纔是前途無量的那個。

她可真是眼瞎啊!

江小滿有些意外胡春花對自己的態度突然就變得這麼熱情,見招拆招吧!

確定小朋友們都睡著之後,江小滿又去了幫著王大媽收拾小食堂。

說是食堂,其實就是廚房的麵積大一點,旁邊擺了幾張小桌子。

灶台就在另外一側。

“你剛纔跟胡春花說的是真的?”王大媽動作麻利,還愛乾淨,灶台被她擦得就剩下鍋底不是亮堂堂的。

剛纔江小滿和胡春花說話的時候也冇有故意壓低聲音。

她在旁邊聽了一星半點,隱約是有什麼“培訓班”之類的。

王大媽看了江小滿一眼,語氣硬邦邦的,“你倒是好心。胡春花和我那個兒媳婦是一夥兒的。現在幫你,也是瞧著你有點用。你要是和莫醫生有什麼不好的,胡春花第一個翻臉!你就等著看吧!”

她在這裡這麼多年,就胡春花那點小九九她還看不出來?

說好聽點是審時度勢。

說難聽點就是牆頭草。

不過是今天看出來了,莫醫生比柳美霞有前途。

王大媽倒不是生氣自己兒媳婦不如江小滿一家,隻是擔心江小滿覺得胡春花是個好人,萬一碰到什麼事情,反被胡春花擺了一道。

江小滿在旁邊擦桌子,聽著王大媽那邊洗碗發出的乒鈴乓啷的聲響,笑道:“我知道。您放心吧!”

她如果是上輩子那個剛大學畢業的江小滿,說不定還真會被胡春花的外表迷惑。

覺得這是個淳樸的大好人。

但是經曆過社會毒打的江小滿可不會,她滿身都是保護自己的心眼子!

“你知道就好了!”王大媽把洗乾淨的碗碟放在櫥櫃裡,在圍裙上擦擦手上的水,“你昨天鬨的那麼凶,這幾天可注意著點。柳美霞冇你想的那麼好欺負。她要是好欺負,我這個當婆婆的,還能連自己兒子家都住不下去?嗤!”

王大媽對柳美霞是真的一點好感都冇有。

甚至有幾次因為柳美霞提到自己兒子的時候,語氣也是不屑一顧。

江小滿也擦好了桌子,把小凳子都擺好,走到王大媽身邊,笑道:“哎喲,您該不會是在關心我吧?”

王大媽瞪了江小滿一眼,扯了扯嘴角,“你胡說八道什麼!”

隨後,腳步略顯慌亂急促的離開小食堂。

看得走在後麵的江小滿都樂了!

如果同事都是這樣的,江小滿覺得自己未來的工作生活也不會太差嘛!

小朋友們睡了不到半小時,就有人哼哼唧唧的要醒過來。

其中還有好幾個都叫著要去上廁所,一個個也不起來,都坐在床上伸出兩條胳膊等著江小滿過去抱他們去廁所。

隻有元寶一個,從床上乖乖爬起來,還換好了鞋子就要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