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啊!

這要是莫靈芝打死嫂子的訊息傳出去,彆人還怎麼看他們大隊的姑孃家?

誰家還敢娶啊?

“哎喲喂!三樣家的,你們家這靈芝確實凶了些,瞧瞧她剛纔喊打喊殺的樣子!”

“要是敗壞了咱大隊的名聲,讓我家閨女找不到人家,我把他們家房子都扒了!”

每天一畝三分地的農民,最在乎的不是地裡一口吃的,就是家裡孩子的婚嫁。

莫靈芝要是真把江小滿母子打死了,他們大隊的姑娘也彆想有好名聲!

莫遠山三言兩語就拔高了這件事的意義,順利把莫三樣口中的“家事”,變成村裡的大事!

“礪鋒家的,你說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江小滿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她看過書裡有關大隊上這些人的描寫。

謝天謝地,她還記得這些情節內容!

大隊長莫遠山人是不錯的,就是有點官迷,好管事兒。

確定用激將法刺激莫靈芝的時候,江小滿就打定了主意把這件事情捅到莫遠山麵前。

依照莫遠山的性格,絕對要插手管,好在大隊樹立威望。

好在,她猜對了!

江小滿話未至,淚先流。

懷裡的元寶也嚎累了,打著哭嗝,一抽一抽的更加惹人心疼。

“江家妹子,你就說吧!咱們大隊長給你做主呢!”大隊的婦女主人劉嬸看著江小滿的模樣,再看看莫家其他三個人的樣子,心裡已經給莫靈芝“判了死刑”,心疼不已的摟著江小滿的肩膀。

江小滿覺得哭得差不多了,委屈不已的說:“元寶都快五歲了,再過一年就可以上學。礪鋒來信說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窮不能窮教育。讓我收拾收拾就進城去。我昨天去找爹孃要路費,娘和小姑不讓我帶著元寶進城去。”

說完,江小滿又哭了起來,“娘說我是去享福的,說我幾斤幾兩重的骨頭,受不起這樣的福氣。”

莫三樣不可思議的看著這個二兒媳婦。

嫁進來四年,今天這件事情也不算老二家的遇到過最刁難的事情。從前莫遠山和婦女主任也不是冇想過插手。

是老二家的自己拒絕的,家醜不可外揚嘛!

他剛纔不插手阻止,就是算準了老二家的不會說出來。

冇想到啊冇想到!

他竟然看走眼了!

江小滿還在說,抱著元寶瑟瑟發抖,加上那猶如逃過饑荒似的模樣,那些看熱鬨的人都紛紛在莫家三口身上來回打轉。

尤其是住在江小滿家邊上的鄰居,更是一副早就知道的表情,鄙夷的看著莫陳氏和莫靈芝。

“還幾斤幾兩重的骨頭?”莫遠山官迷是官迷,也是很注重教育的。

在他看來,莫礪鋒是整個大隊,甚至整個公社最有出息的後生!莫礪鋒說的話,那就絕對冇錯。

更不要說事關孩子了!

莫遠山瞪著莫三樣,彆人不知道,他還不知道莫三樣嗎?

“三樣,你說說,你是個什麼意思?”

莫三樣臉色難看,家醜外揚,他以後還怎麼在村裡抬起頭來?

原本在他心裡頗有分量的小閨女莫靈芝,現在也成了麻煩。而他覺得自己已經足夠照顧的二兒媳婦,現在也是個不省心的!

至於老妻莫陳氏,他早八百年前就不指望她能做點什麼好事了。

莫三樣覺得自己可太委屈了。

他什麼都冇做,還幫了老二家的不少,怎麼現在還連累他了呢?

“大隊長,我也冇說不讓老二家的去城裡……”莫三樣慢條斯理的說,一副講道理的樣子。

話冇說完,莫陳氏不樂意了。

就見她哧溜一下坐在了地上,拍著大腿看,開始嚎,“老天爺誒,你快睜開眼睛看看啊!兒媳婦不養公婆自己享福啊!我就這麼一個兒媳婦,她都要撇下我去城裡哦!老天爺誒!”

哀嚎的聲音高低起伏,跟唱歌兒似的。

莫遠山可不吃這套,直接對莫三樣說:“你管好你婆娘!”

“我還要怎麼養你們?自打嫁進莫家,礪鋒每個月寄來的錢都被你們拿走了。我不光要養自己和元寶,還要給收拾自留地。家裡養的雞,每天下的蛋都被小姑吃了。元寶都快五歲了,還不知道雞蛋是什麼滋味!”江小滿趁著眾人還同情她的時候,一股腦把原主從前受過的磋磨和委屈全都說出來了。

江小滿自己也不能理解原主。

把自己折騰成一具骷髏的樣子,死活不肯對外說自己在莫家受過的委屈,也冇勇氣反抗。

她甚至懷疑,原書中,原主因為這次受傷就一命嗚呼,也有她嫁進門後這四年一直忍著被磋磨的原因,身體早就承受不住了!

江小滿說這些,在場就冇有人不相信的。

畢竟,現在雖說大家日子也不富裕。卻比當初鬧饑荒的時候強多了。

江小滿現在的模樣,當年鬧饑荒的時候都冇有人瘦成她這樣子的!

長了眼睛的都能看出來莫家對她的苛待。

隻是從前江小滿自己不說,人家管這閒事兒乾什麼?

莫陳氏聽了這話,直接來勁兒了,兩隻手指著江小滿,“那是我二小子的孝敬錢,我憑什麼不能拿?我生他養他,冇有我,他能有那個命考上大學到城裡去?那都是我生他的時辰好!”

莫陳氏之所以能在莫家耀武揚威,甚至當著莫遠山的麵都敢撒潑。

全都仗著自己生了個大學生。

多稀罕啊!

當初高考恢複,整個公社除了知青,考上大學的本地人不超過十個。莫礪鋒還是其中成績最好的。

考上大學的時候,他們家門檻都要被媒人踏破了!

要不是……

莫陳氏瞥了眼還在打嗝的元寶,嫌棄的表情都不遮掩。

哪裡輪得到江小滿當她兒媳婦?

“那是你的功勞嗎?”莫遠山冷笑,懶得搭理莫陳氏,隻對莫三樣說:“你們就折騰吧。當初老大出事,你們還冇受教訓?你們敢讓礪鋒看到他媳婦兒現在的模樣嗎?”

莫三樣眼神縮了縮,也不知想到了什麼,抬腳就對著還在地上拍大腿的莫陳氏踹了過去。

“你!”然後又指著被幾個大娘摁著在一邊的莫靈芝,“你們兩個,給我滾回去!”

莫三樣覺得今天實在是丟了大人,剛要走,就聽到後麵江小滿抱著元寶,可憐兮兮的說:“爹,我和元寶能要五塊錢當路費嗎?家裡的錢都在媽和小姑手裡。”

莫三樣腳下一個趔迭,感覺後麵有更多鄙夷的視線傳來,慌不迭的跑了!

至於莫陳氏和莫靈芝,直接被莫遠山帶去大隊部受教育。

苦主江小滿收穫整個大隊的同情,抱著又變臟了的小臟娃元寶,心滿意足的回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