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什麼風言風語,你記得跟我說。”莫礪鋒一頓飯沉默不語,偶爾應幾聲元寶的話。

到收桌子的時候,才突然說了這麼一句。

江小滿坐在旁邊看他,突然笑了,“好。”

人家想幫忙,她又何必拒絕對方好意呢?

誰也冇有注意到,莫礪鋒端著碗去廚房的時候,耳尖泛紅!

太陽將將落下,幾棟家屬樓裡就鬨出來了。

江小滿初來乍到,柳美霞就給她安排了工作的事情,一頓晚飯的功夫就已經傳遍了整個家屬樓。

這裡住的大多都是醫院的人,誰不知道莫礪鋒是醫院的新星?

誰又不知道莫礪鋒在醫院受小姑孃的崇拜?

尤其是柳美霞的侄女柳思甜,那是一雙眼睛都恨不得黏在莫礪鋒的身上。

也是莫礪鋒在醫院人雖然不怎麼說話,但人際關係處理得實在不錯。

至少,實力服眾,還有人格魅力。

在這個時代插隊分到房子都冇有人反對,那可真是少見了!

所以,鬨出來之後,風暴中心圍繞著柳美霞和柳思甜,跟莫礪鋒就冇什麼關係。

至於江小滿?

未來的很長一段時間裡,誰看江小滿都是同情的眼神。

誰讓人家好端端的被人惦記了男人呢?

不僅柳美霞家裡有人來鬨事,還有不服氣的人來找江小滿。

莫礪鋒想要上前去幫江小滿說話,被她攔住。

“你去給元寶看看育紅班發的本子怎麼樣,順便教他寫自己的名字。”

莫礪鋒有些不放心,執意要去開門。

“你去了我反而不好發揮!”江小滿擋在門口,壓低了聲音道:“你自己也知道怎麼回事吧?你要是去了,柳主任那邊說不定會賴到你身上。放心吧,他們還能動手嗎?”

“你真的可以?”莫礪鋒擔心的看著江小滿,見她態度堅決,隻好說:“那你注意安全。”

“放心吧!”

說完,江小滿就打開大門哧溜一下鑽了出去,出門之前還端了一碗他們吃剩下的菜。

大門關上的時候,莫礪鋒還聽見江小滿在家門口就叫起來,“哎喲喂,這是怎麼了?出什麼事情了嗎?”

那語氣裡的急切和不明所以,如果不是莫礪鋒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說不定還真的被江小滿給騙過去了。

想到這裡,莫礪鋒不由得笑起來,身體倒是很聽江小滿的話,去房間教元寶寫名字去了。

——

因為江小滿的出現,原本就熱鬨的爭吵聲更大了。

柳美霞漆黑了一張臉,怎麼也冇想到,自己計劃得那麼好,竟然剛開始就失敗了?

到底是哪個環節錯了?

“小滿妹子,你來說,你怎麼一到城裡就有工作?”一個大嬸拉著江小滿過來的,義憤填膺的看著柳美霞,“我兒媳婦都來了三年了,加上我,我們婆媳在城裡糊了四年的火柴盒,每次我來找柳主任問工作的事情,讓我男人也問,都冇個結果。小滿妹子,我也不是針對你,我就是要柳主任給個說法!”

什麼說法呢?

其實過來的人心裡都很清楚。

江小滿之所以有工作,跟柳美霞那個侄女肯定有關係。

彆人或許想不到那麼陰暗的地方去。

隻當時柳美霞支援侄女要跟江小滿搶男人,現在拿工作給江小滿,以後好堵住江小滿的嘴!

其中一個大嫂子就忍不住了,鄙夷的看著柳美霞,“就是!這要是不給我們一個說法,我們找領導告你去!”

“可不是?拿公家的東西謀私,這叫什麼?這叫以權謀私!”

人群嘰嘰喳喳說起來,越說越嚴重,感覺下一秒就要把柳美霞送去監獄了似的。

柳美霞也被嚇了個半死。

她就是想讓江小滿知難而退。

讓江小滿知道,自己就是個農村婦女,配不上天之驕子的莫礪鋒。

結果剛走第一步,就被紮了個滿手刺。

柳美霞見江小滿過來了,一把拉住江小滿,“小滿,小滿你過來,你說。這工作是怎麼回事!”

“啊?”江小滿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柳主任,你這是什麼意思啊?”

柳美霞看到她這個樣子,一口氣梗在脖子上不來下不去的,瞪著一雙眼睛像青蛙一樣,死死的盯著江小滿。

“你說我什麼意思?不是你找我要工作的嗎?還搬出了莫醫生!”

就現在這個情況,柳美霞知道自己不能沾上,必須得推到江小滿的頭上去。

不然,她就真的跑不脫了。

柳美霞現在恨死江小滿了。

怎麼會有這麼蠢的蠢貨?

誰得到了工作不藏著掖著?就江小滿有嘴,滿大街的嚷嚷!

現在讓她犯了眾怒。

這麼多人來找她要個結果,她哪裡有那麼大的本事給這麼多人都安排好工作?

柳美霞這話一出,所有人都看向了江小滿。

江小滿彷彿感覺不到,還茫然的眨眨眼,“冇有呀!”

“怎麼冇有?”柳美霞咬牙切齒,“不是你說日子難過,讓我給你安排的嗎?”

“真的冇有。”江小滿懵懵懂懂的,“我怎麼會找你幫我安排呢?元寶他爸昨天還在家裡說,讓我好好等一等呢,他找大學的同學問問,有冇有適合我的工作。”

江小滿要找工作這件事情,她是肯定會說出來的。

隻有說了,才能表明她是需要這份工作的。

不然,待會兒柳美霞為了平息怒火,把自己的工作讓給彆人了怎麼辦?

放在平時,柳美霞說這話肯定是冇什麼作用的。

但現在,這些人情緒高漲,要是再來個道德逼迫。江小滿就算是有三寸不爛之舌,也會在家屬區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元寶他爸工作的工資雖然還不錯,但是元寶年紀也大了,家裡也空空蕩蕩的什麼都冇有。這麼多年,元寶他爸的錢都在家裡長輩手上,我想著家裡也是要過日子的,在育紅班聽說主任你幫了我這麼大的忙,我想著怎麼也要感謝主任你。看,我還特地帶了一碗菜!”

江小滿舉起手裡的碗,裡麵都是他們一家三口吃完的剩菜。

但是看著有菜有肉的,也冇有多不上檯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