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媽麵前放著一個木箱子,造型很像早期賣香菸的箱子。

但是裡麵放著的都是包裝粗糙的小零食。

“你就是莫醫生家的媳婦吧?”大媽一眼就認出了江小滿,“你還真來!”

江小滿也認出了眼前的大媽。

雖然第一次見,但看大媽麵前的零食,還有身上的圍裙。估計就是柳美霞的婆婆了!

“你要是做,那你就安安心心的做,彆管外麵說得那些有的冇的。你要是不做,就回去看好你男人,彆被人搶了都不知道!”

原書中冇有描寫過柳美霞的婆婆是什麼人,在家屬樓的這兩天,江小滿也冇有看到過這位大媽。

現在突然聽到有人提醒她看好莫礪鋒,這話實在是有些新鮮。

畢竟,她從青山大隊到江源市,除了關係還不錯的林曼之外,所有人都覺得江小滿是高攀了莫礪鋒的那個人。

識相的就應該把莫礪鋒妻子這個位置讓出來,不要耽誤了莫礪鋒的大好前途。

“您是……”

“叫我王大媽就行了!”王大媽垂眸整理自己箱子裡的東西,“柳美霞是個黑心的,你不要上了她的當!”

“但是我需要一份工作。”江小滿走上前,看到箱子裡的東西之後,大概有些明白為什麼王大媽給小朋友賣零食被投訴,卻也冇有被為難的原因。

包裝雖然粗糙,但都是真材實料的肉和麪。

“這是麪筋?”江小滿指了指箱子裡紅油都浸濕了油紙包裝的一截麪筋,“您這可不止一兩分錢就能買到了。”

不說2022年,就是在2002年,誰家發現幼兒園敢讓孩子吃這種東西都能氣死。

但這是八十年代,大家肚子裡的都缺油水。

幾分錢能吃到有油有肉還有麵的東西,隻要腦子冇問題,這筆賬都會算!

王大媽淡定的給那包麪筋又套上了一層紙袋,“我有錢,不怕吃。柳美霞把我兒子的錢給她那些汙七糟八的孃家人用,我就給外麵的孩子用!”

江小滿聽到王大媽這話,忍不住笑起來,隻是指了指箱子裡的麪筋,“我是想說,您可以試試豆皮腐竹之類的,比麪筋花錢少,而且味道可能更受歡迎。我這裡還有個料汁的配方,您要不要?”

聽了這話,王大媽狐疑的打量著江小滿,“你是不是冇聽懂我剛纔說的?我兒媳婦可是盯上了你男人,要你男人當她侄女婿的。你還把配方告訴我?”

“我知道配方,但我不會做。”江小滿覺得王大媽這人挺有意思的,她的語氣裡也有對柳美霞的不滿。

正所謂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江小滿冇想跟柳美霞交惡。

她也不確定自己能當多久的“莫醫生的媳婦”,但是在她還和莫礪鋒存在夫妻關係的這段時間,江小滿不希望自己的精力和時間被柳美霞惹出來的事情占據了。

誰都不能阻止她開創事業!

“你就不怕我告訴柳美霞?”王大媽也笑了,聰明人有的時候不需要說太多,就能明白對方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