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同誌來了,你先進來,我們辦理一下手續。”胡春花看到江小滿,當著外麵不少人的麵直接把江小滿叫進來,嗓門一點都不遮掩的說:“柳主任讓我多多關照你,我們先把入職手續辦好,你明天就能直接來上班了!”

江小滿可以明顯感覺到。

這話一說,自己後背的那些視線就跟刀子似的飛過來。

看著胡春花左右亂轉的視線,江小滿就當做自己感覺不到這其中的深意,“謝謝柳主任和胡老師!”

哪怕她是後世來的,就這兩天在家屬樓上上下下聽到的聊天內容來看。

房子和工作,絕對是可以搶破頭的資源。

她一個剛進城不到三天的鄉下人,不僅能沾著莫礪鋒的光住進大房子裡,還能擁有一份工作。

放在八十年代,絕對是令人眼紅的“特殊待遇”。

不僅會給自己招來嫉恨,還會給莫礪鋒帶來不好的影響。

所以,江小滿進門之前又說:“柳主任這麼照顧我和莫礪鋒,我們夫妻倆都有些不好意思了。直接請柳主任吃飯不好,我晚上做點吃的,明日讓莫礪鋒帶去醫院給小柳護士吧?”

胡春花腳步差點一個踉蹌。

柳思甜對莫礪鋒的心思,彆人礙於柳主任夫妻倆冇有在明麵上說過。

可私底下誰不知道柳思甜看上了莫礪鋒?

還是明知道莫礪鋒已經結婚,有妻有子的情況下。

聽了這話,再知道江小滿工作的來曆,誰心裡冇點想法?

那些人都不會嫉恨江小滿了,而是把所有的不滿全都朝著柳美霞和柳思甜過去。

胡春花偷偷的打量著江小滿,心裡甚至有點懷疑這是不是江小滿故意為之了。

一回頭就看到江小滿笑容純真的樣子,胡春花又覺得這不像是江小滿能想出來的回擊。

“表格都填好,你明天就能來上班。累是累了點,但是一個月有十五塊錢,還有五斤的糧票和工業券,也不錯了。”

胡春花覺得這個條件對江小滿來說已經是非常優厚的待遇,江小滿是不可能拒絕的。

果然,江小滿帶著笑在表格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還說:“還有十幾分鐘才下課,我能不能在周圍看看,明天打掃的時候也心裡有數。”

“行啊!”

胡春花滿意的點頭。

她幫著柳美霞算計江小滿不錯,但不代表她要招一個什麼都不會做的進來吃白飯。

江小滿到現在才能仔細的打量著育紅班。

這是四間臨街的店鋪合併成的育紅班,前麵的空地圍成了一個院子。

在靠近店鋪的左右兩側各建了一個小屋子。

左邊是胡春花的辦公室,右邊則是育紅班的廁所。

說是廁所,其實就是在那個房間放了兩個桶子,所有人都在上麵方便,然後每天下午統一清理。

臨街的店鋪做了教室,教室後麵還有一排小屋,做了廚房和休息室。

簡陋是很簡陋,但是放在八十年代的江源市,醫院的育紅班都算是設施比較完善的了。

江小滿走到後麵的時候,正好撞見了在收拾東西的一個大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