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胡春花唯一的兒子在醫院入職。藉著死去丈夫的事情,胡春花不僅給自己爭取到了在單位的優待,還給兒子爭取到了一個工農兵大學的名額。

從工農兵大學出來之後,直接進了市醫院當醫生。

原本胡春花兒子在單位也算是香餑餑,可誰讓後來恢複了高考呢?

當年被派去農場的老大夫們也有不少人都回來了。

胡春花的兒子就從香餑餑變成了夾心餅乾。

理論比不上莫礪鋒這類參加了高考,在大學正兒八經學了幾年出來的。

經驗又比不上那些老大夫們。

位置慢慢就尷尬了起來。

胡春花麵色一冷,張嘴就要拒絕。

隻是想到兒子,又軟著語氣對柳美霞說:“不用了。小傑中午都是帶著飯盒的,你之前說的事情放心吧,到時候我會多安排江小滿在放學的時候出來打掃廁所的。”

得到胡春花肯定的答案,柳美霞心滿意足的放下電話。

她就不信,等風言風語傳遍了整個醫院,整個家屬樓,江小滿還能無動於衷?

到時候江小滿和莫礪鋒感情破裂,她再安排侄女去莫礪鋒身邊噓寒問暖。

一切都水到渠成!

柳美霞覺得,自己這麼做根本不算什麼,說不定還是做了一件好事。

讓江小滿更早的認清楚自己和莫礪鋒的差距,這不是很好嗎?

殊不知,江小滿可太感謝她這個“水到渠成”的計劃了。

莫礪鋒下午就要去上班,聽江小滿說她就要去育紅班工作的時候,切菜的刀都停下來了。

“這簡直是瞌睡了送枕頭!”江小滿在旁邊打下手,“不過以後中午飯你就自己解決了!”

莫礪鋒忍不住勾唇,繼續切菜,一把菜刀用得如手術刀一樣,“現在也是我自己解決。”

他算是看出來了。

自從在青山大隊露了一次手之後,家裡做飯的事情就默認是他的活兒了。

江小滿斜睨了他一眼,把青菜都洗乾淨,放在旁邊的盤子裡,“有這個覺悟就好!”

兩人對視一眼,噗嗤笑出來。

隻是江小滿笑聲爽朗,顯得莫礪鋒更為內斂。

因為是剛搬來,其實這個新家裡也冇有什麼可以消遣時間的方式,連一張像樣的沙發也冇有。

在莫礪鋒洗了碗出門上班後,她無聊的在家左右看看,最後還是翻出了自己上午在供銷社買的筆記本,在桌案上悄悄的寫起了自己上輩子出過的那本幼教百科。

等江小滿寫完,已經是下午四點了。

想到胡春花說過要的那些材料,找齊全了放在斜挎包,江小滿就出門去接第一天上學的元寶。

育紅班門口已經有不少人在等著了。

和江小滿上輩子幾乎每天都看到的場景一樣,大部分來接孩子的不是老人,就是女人。

父親這個角色很少出現在接孩子放學回家的這項活動裡。

江小滿走到人群中,還覺得有些新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