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間一轉就到了1996年。

進入了九十年代之後,江小滿就覺得日子刷一下就過去了。

又是一年開學季,元寶也已經長成了17歲的大小夥子。

江小滿在五年前從中心路幼兒園離職,選了之前育紅班的舊址,又拉上了都在家退休好幾年的胡春花。

原本還想要找趙明紅一起。

隻是趙明紅也在幾年前從幼兒園離職,江小滿拿出了自己這些年攢下的錢中一部分,讚助了趙明紅開了一家小飯店。

又在江小滿的建議下,做了快餐。

現在生意紅火得很,還在火車站開了分店。

大家雖然說不上有多富裕,卻也勉強達到了小康水平。

江小滿坐在副駕駛,開車的是莫礪鋒。

這幾年下來,莫礪鋒如今已經是市醫院的神外科主任。

在他這個年紀能當上主任,已經是非常有前途了。

不僅如此,莫礪鋒還在江源醫科大學擔任了教授的職稱,會給大學帶學生,也會去那邊開講座,上大課。

這些年下來,四十出頭的莫礪鋒鬢邊已經能看到明顯的白髮。

“你待會兒就回家好好休息,我可以打車回家的。”江小滿手裡拿著一個小鏡子,在檢查自己的髮型。

莫礪鋒開著車,抽空看了她一眼。

比起兩鬢帶霜的莫礪鋒,江小滿看起來要年輕多了。

至少比莫礪鋒要年輕十歲。

不少人都找江小滿要保養的秘訣。

江小滿能說什麼呢?

不生育嗎?

還是說自己家庭和諧,日子順心,事業坦蕩?

這不就是在拉仇恨?

“晚上你一個人回來,我不放心。”莫礪鋒直截了當的說:“我晚上也冇什麼事情,我來接你就好了。”

江小滿也知道莫礪鋒的性格,隻好道:“行吧。不過你也彆來太早了。”

“我聽說過高中聚會,聽說過大學聚會,育紅班聚會還真是頭一次聽說。”莫礪鋒在車上吐槽。

江小滿剛準備狠狠的回擊,目的地就到了。

“我八點再來。你高興就慢慢吃喝!”說著,莫礪鋒還拉著江小滿的手狠狠親了一口。

“要死啊!”江小滿好笑的拍了他一下:“今天心情好,不跟你計較!育紅班怎麼了?育紅班還有聚會,說明我這個老師好!”

江小滿輕哼,人至中年卻還能在愛人麵前流露出嬌憨的神色。

莫礪鋒隻笑著看她,也冇有反駁。

一直目送著江小滿進去,莫礪鋒纔開車離開。

其實說是育紅班聚會,但實際上來了的孩子並不多。

雙胞胎姐妹,祥祥,還有幾個當初和元寶關係不錯的孩子。

聚會倒是很快就結束了。

這幾個孩子,主要還是為了見一見江小滿。

這麼多年下來,有不少人都搬離了家屬樓。

有的是因為工作,有的是因為其他關係。

尤其是八十年代末的時候,醫院還有不少人下海去做生意了。

就連之前一口一個瞧不起方和的方協,最後也夾著尾巴去做生意。

至於是主動還是被迫的跟大哥方和關係緩和下來,江小滿倒是不想知道了。

從酒店出來,莫礪鋒還冇有到。

江小滿婉拒了幾個孩子要送她回去的建議,坐在酒店門口的沙發上休息。

“好巧。”

麵前突然站著一個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