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有關育紅班的訊息就下來了。

和他們之前所想的一樣,育紅班果然是要和中心路幼兒園合併的。

不過,讓江小滿她們都有些意外的是。

“我當園長?”胡春花詫異不已,她到了這個年紀還能升職?

要是冇有這一遭,其實胡春花也準備過幾年就順勢退休,然後把育紅班的事情交給江小滿的。

冇想到,育紅班跟中心路幼兒園合併之後,反倒是她去當園長了?

“那之前的方協呢?”胡春花忍不住問。

那可是中心路幼兒園的園長,總不能自己去了,人家反倒是降職了吧?那以後一起工作的時候可就要尷尬死了。

江小滿也趕忙看向過來通知的全洪濤。

全洪濤其實也有點羨慕的看了眼胡春花。

他心裡清楚,要不是胡春花工作時間長,資曆比江小滿老,否則這園長還說不定會是誰呢!

隻是,江小滿年紀太輕了,就算是有這個想法,也怕她難以服眾。

全洪濤是真羨慕胡春花啊。

前半輩子在醫院那麼多主任院長麵前鬨得大傢俬底下都叫她“鬼見愁”。甚至還有人咬著牙的卡林邦,就為了出口氣。

結果遇到了江小滿之後。

先是莫名其妙和那些人都和解了,現在還因為江小滿的緣故,在合併之後成了園長。

要是胡春花之後安安分分的,再過幾年順利退休。

胡春花的養老可就有保障了。

林邦現在也好得很。

真是讓人羨慕得都說不出嫉妒的話。

“方協因為不太適合幼兒園的工作,安排去了底下的縣裡工作。”

說起方協,全洪濤又是一陣羨慕。

方協是從江源市到了縣城,看著是貶,其實隻要方協爭氣一點,再升上來。

可比他在幼兒園當個園長強得多。

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啊。

方家兄弟兄妹三個,也就方協最讓人操心了。

聽全洪濤說了方協的去處的,江小滿倒是不太意外。

她從知道胡春花是園長之後,就猜到,方協肯定是要安排去其他單位的。

畢竟,好端端的被降職,還要繼續留在原單位。

以方協的脾氣和性格,肯定是要惹出不少麻煩的。

方院長他們估計也是考慮到這一點,又確實想要好好磨一磨這個兒子,乾脆一咬牙將人丟到自己保護不到的地方去了。

“這樣也好。”江小滿稍稍頷首,低聲道:“肯定也不差的,那我們心裡也過意得去了。”

“對對對!”全洪濤就是喜歡跟江小滿說話,稍微說幾句人家就知道自己的意思。

不像胡春花,走了狗屎運,自己每次跟胡春花溝通的時候不知道多辛苦。

“以後就祝你們前程似錦了!說不定以後你們還能進教育部門裡麵工作呢!”

全洪濤說了恭喜的話,轉身離開。

留下在育紅班做最後打掃的三個人,互相對視一眼後,紛紛在育紅班院子裡跳起來。

趙明紅更是紅了眼睛說:“我還是在廚房,我還是負責的人。”

她冇想過升職什麼的。

隻要可以繼續讓她在廚房就好。

畢竟,除了顛勺,趙明紅也想不到自己能做什麼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