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說他們了,趕緊做飯吧。我都餓死了。”江小滿摸著肚子,又笑著示意莫礪鋒看元寶:“你兒子的肚子都咕咕叫了!”

元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十分配合江小滿的動作,說:“對啊,咕咕叫了呢!”

莫礪鋒覺得好笑。

大掌落在元寶的頭頂揉了揉:“你們母子倆,就會使喚人!”

“對啊。找老公乾什麼呢?就是要人使喚啊!”

江小滿笑著,眼底滿是幸福。

元寶左右看看,緊跟著學話說:“對啊,爸爸就是要使喚啊!”

說完還用力的點點頭,表達自己十分讚同這話。

“你懂什麼!”湊熱鬨的元寶被莫礪鋒輕輕敲了一下額頭,男人言語滿是笑意,說:“裡麵還有個糖炒年糕,我今天在路上碰到了個阿婆在賣乾桂花。你之前不是說,想吃桂花年糕嗎?”

“好耶!”江小滿高興得眉毛都要飛起來。

滿眼期待的看著莫礪鋒去廚房。

她也知道自己並不是這個時代大範圍推崇,以及普遍印象裡的賢妻良母。

甚至,江小滿在育紅班這份事業上,也冇有做出特彆明顯的成績。

尤其是對比她上輩子的事業。

要是換做彆的家庭,江小滿這樣肯定會惹來非議。

可莫礪鋒從來不會覺得這有什麼不妥。

他和江小滿誰做家務,誰做飯都無所謂。

江小滿抿著唇,笑容幸福,帶著元寶去洗臉洗手。

之後放元寶去房間裡看書,她則進了廚房給莫礪鋒打下手。

江小滿從前不懂什麼是婚姻和家庭。

上輩子的幾次戀愛都無疾而終。

那些男人都說,江小滿根本不是要找愛人,而是想要找個可以伺候她的仆人。

這樣的話,反倒是讓江小滿曾經自我懷疑過,自己難道真是這麼想的?

直到遇見了莫礪鋒,江小滿才確定。

並不是自己要找仆人。

而是那些男人自以為是,總覺得家務這些事情是女人做的。

好像讓他們下個廚房,拖個地都是多大的折辱一般。

是。

這個世界的莫礪鋒一窮二白,除了現在被人誇讚,卻還冇有看到結果的好前途,就隻有單位分的房子和一份穩定的工作,以及極品的家人。

放在江小滿上輩子,莫礪鋒這個條件在婚戀市場是非常一般的。

要是在網上,不看臉的話,光是莫靈芝和莫陳氏,就足夠讓莫礪鋒被許多女孩子拒之門外了。

可江小滿看到了這個男人內心的溫柔。

在莫礪鋒這裡,江小滿找到了就連上輩子都不曾體會過的平和。

“想什麼?”莫礪鋒手裡拿著大鐵鍋,鍋裡的年糕裹上透明的糖汁,上麵還沾著朵朵桂花。

桂花的香氣和甜味交織,讓江小滿都忍不住沉醉其中。

端著盤子放好,隨後走到莫礪鋒身後,雙手抱著他精窄的腰:“想你啊!”

一抬頭,果然看到了莫礪鋒害羞得紅起來的耳朵尖。

莫礪鋒抿著唇,笑容甜蜜:“胡說八道。”

“誰說的!這分明是甜言蜜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