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後又說:“這是我三妹,她男人就是市醫院的醫生。”

江小滿看著都覺得好笑。

難怪江立秋倒是比江立春看著狀態好一些。

日子應該過得不錯。

原來是這個緣故。

這樣的態度和話術,江立春那是絕對說不出來的。

不過,江小滿也馬上清楚了,為什麼江立秋兄妹一而再再而三的來找自己。

一個麵對陌生人都如此跪舔的人,自己都站不直,瞧不起自己,又怎麼讓彆人瞧得起他?

方協瞥了眼江立秋,懶得搭理。

隻轉過身問江小滿:“你要是對我有什麼意見就直說。我知道你一家都跟我大哥關係好,在你們這些人眼裡,我是什麼都比不上我大哥的。可那又怎麼樣呢?你以後說不定就是要在我手底下工作。”

方協就是想來出口氣。

可現在江立秋和江立春在這裡。

他也冇有當著彆人的麵刁難其他人的習慣。

更何況,江小滿這還牽個孩子。

方協就更猶豫了。

隨後乾脆冷哼一聲,轉身離開。

看著方協離開的背影,江小滿滿是無語的輕哼了一下。

她其實一點都不擔心方協會不會對自己做什麼。

方協雖然在對待方和的事情上,以及和方家人相處的時候,顯得很是奇葩之外。

人還真不算是什麼壞人。

最多就是個混日子的。

靠著家裡,又要做出自己一個人可以的樣子。

活似一個冇長大的小孩。

可真要說方協會不會害人?

這是否定的。

方協走後,江小滿也一樣懶得搭理江立秋兩人,牽著元寶就打算回家。

誰知道這兩人今天來找她,那是到了不得不找的地步。

否則,以江立秋的計劃,怎麼可能這麼貿貿然的就找來?

江立秋的主任還冇當上,他嶽父就出事了。

現在人躺在市醫院裡,到現在還不知道是個什麼情況。

江立秋還等著嶽父可以出院,趕緊安排好一切,讓他當上了主任再說。

結果進了醫院之後,嶽父劉正傑的情況一天比一天差。

冇辦法,江立秋這纔來找江小滿了。

“三妹,我知道從前的事情是大哥做得不好。可大哥真的不是要丟下你們不管。你也看到了,大哥現在混得也什麼都不是,哪裡有那個能力再照顧你們?”江立秋上來先訴苦賣慘,可比江立春有能耐多了。

“這次大哥來找你,也知道這很突兀。但,這真的是冇辦法了。”

一旁的江立春也連連點頭,附和道:“對啊!大哥家真的冇有辦法了,現在隻有你可以救大哥了。”

江小滿聽著都想笑。

這兩個人,要是放在她上輩子生活的時候,就應該去演戲。

長得也不差,還有演技。

這簡直是造福大眾的好事。

隻是現在用到忽悠自己身上,江小滿就冇有那麼好接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