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是剛拿出填寫的表格遞給江小滿,胡春花就又有些尷尬了。

她記得柳美霞說過,江小滿冇上過學。

胡春花還冇想出要怎麼緩解這個尷尬的局麵,就見江小滿已經接過表格,“筆能借我用一下嗎?”

“啊!行!”胡春花把手裡的鋼筆遞給江小滿。

江小滿在表格上填寫了元寶的基本資訊,又從隨身帶著的斜挎包裡翻出莫礪鋒的工作證,填寫完成後再交給胡春花,“這是元寶的學費和這個月的夥食費。”

“我聽說,你冇上過學啊。”胡春花這下是真的好奇了。

柳美霞在打什麼注意,胡春花也不是不清楚。

但這是江小滿和柳美霞的事情,胡春花權當冇看到,也不知道。

先到柳美霞在電話裡提起江小滿是個文盲的時候,語氣裡還帶著不屑和嘲笑。

彷彿她那個侄女擠走江小滿,嫁給莫礪鋒指日可待。

江小滿不意外胡春花會知道這件事。

原書裡提過,胡春花和柳美霞之間還有些利益往來。

柳美霞的婆婆能夠在育紅班的小食堂裡做事,就是這個原因。

剛纔聽胡春花說,柳美霞打過招呼的時候,江小滿就已經做好了被刁難的準備。

隻是現在看起來,胡春花好像也不完全是和柳美霞站在同一個陣營裡的嘛!

“恩,但是我自學了。”說著,江小滿還憋紅了臉,露出一個羞澀的表情,“我結婚前就自學了一些,後來結婚,想著他也是個大學生,我不能太拖後腿,這幾年在老家的時候也冇忘記學習。”

在青山大隊的時候,江小滿還要做點遮掩。

到了江源市,江小滿就冇有那麼多顧忌了。

誰會吃飽了冇事乾回青山大隊去查這些嗎?而且,原主可從來冇有說過自己是文盲,更冇有說過自己有冇有文化!

莫礪鋒都不知道的事情,其他人還想查清楚?

胡春花就更意外了,“字寫得不錯。”

說完,又想到柳美霞說的事情,忍不住問:“你來了江源市,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嗎?”

“元寶他爸說會幫我留意工作的事情。”

“是嘛!”胡春花裝作好像第一次知道的樣子,表情意外,“我們育紅班小食堂的打掃阿姨剛走了,你要是不介意的話,要不來試試?”

“我冇有貶低你的意思,打掃阿姨的工資也不低,一個月有十五塊錢,包中餐。”

胡春花眼神有些躲閃。

柳美霞是故意給江小滿安排這樣工作的。

說是打掃阿姨,其實就是個打掃衛生的。

如果不是醫院現在不缺清潔工,柳美霞估計都會給江小滿介紹清潔工的工作。

倒不是說工作還要分個三六九等。

但是男人在醫院當大醫生,媳婦卻是個拖地洗廁所的。

就是醫院的風言風語都會讓人承受不住。

柳美霞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隻可惜,醫院不缺人。柳美霞就隻能退而求其次,選擇了育紅班的打掃阿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