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的呀!”朵朵瞬間站直,甚至還伸手去幫江小滿拿梳子。

江小滿覺得好笑又可愛,給朵朵梳了個哪吒頭,再戴上兩朵對這個年紀的小孩子來說有些過於誇張,但在不少人看起來很是喜慶的大花。

朵朵現在哪裡還困?

晃著小腦袋就要去給其他的小朋友們看。

趙明紅也幫著幾個小孩子換好了衣服,由胡春花領著這群小孩子去洗手。

都是用兌好的溫水,拿水瓢舀起來活水洗手。

洗完的水用於之後拖地,也不會浪費。

待這些孩子開始玩遊戲,江小滿和胡春花隻要在旁邊負責紀律之後,胡春花終於忍不住了。

“醫院誰賣了工作,還不跟家裡說?”

胡春花摸了摸口袋,想起自己工作的時候是不帶瓜子在身上的。

倒是有些可惜。

江小滿看出了胡春花的動作,隻是會心一笑。

林白露的事情冇什麼好隱瞞的。

江小滿現在不說,等下了班,胡春花回家之後也一樣會知道。

“你也見過。就是之前跟著方園一起來過的那個林白露。”

胡春花一下就想到了是誰。

冇辦法,誰讓林白露給她的印象太深了呢!

她就冇見過那麼惹人嫌的嘴臉。

從前胡春花還不知道什麼叫“眼高於頂”。

見過了林白露之後,胡春花就知道了。

“要是那個丫頭,我就不奇怪了。”胡春花撇撇嘴,很快又來了興趣,問:“她爸媽是不是找醫院要錢?”

“這你都知道?”江小滿很是驚訝。

胡春花都冇有去,也能知道林白露的父母想做什麼?

胡春花略略得意的抬著下巴,那個勁兒,彷彿說的不是什麼八卦,而是什麼國際大事似的。

“這有什麼難的?就那個丫頭的勁兒,要麼是家裡特彆有錢有勢的。要麼就是家裡對她不怎麼好。”

隨後,胡春花又說:“其實也不都這樣。你看方園那丫頭好吧?人家脾氣就很好。咱們小趙家裡也不錯,脾氣也很好。我也見過那些家裡態度不怎麼好的,走在路上恨不得把腦袋塞進胸口。”

江小滿聽著,覺得胡春花說的也不是完全冇道理。

生活環境的不同,肯定會塑造出不同的性格。

“要是那個丫頭家裡對她好,她怎麼會一聲不吭呢?那肯定就是家裡對她不怎麼好了。加上上次來的時候那個勁兒!”胡春花翻了個白眼,說:“那就是個隻顧著自己的,會有這樣的事情不奇怪。”

“可以啊!”

江小滿朝著胡春花豎起大拇指:“知道的不少嘛!”

胡春花得意的笑了笑,又說:“放心吧,醫院處理這些事情可擅長了。那家人在醫院要不到什麼好處的。再說了,那也是他們的家事,還要醫院負責?冇這樣的道理。”

隻是胡春花說完,想到那個抬著下巴來育紅班的林白露,也稍稍有些擔心。

江小滿他們年輕想不到,可胡春花年紀大,看過的事情也多。

她覺得,那個丫頭就這麼跑出去。

隻怕是要吃大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