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小滿帶著書回到育紅班的時候,臉色都不怎麼好看。

她實在是難以理解江立秋和江立春這對兄妹,哪裡來的臉麵,還想著從原身的身上再榨取好處?

如果不是他們的自私自利,江家的日子並不會有原主記憶中那麼難過。

至少,有江立秋這個大哥在,原主的母親不必整日戰戰兢兢的覺得自己家裡冇有任何保障。

胡春花見她回來那個臉色就不好看,連忙上前問:“怎麼了?你這臉色看著不對啊。醫院那邊出什麼事情了嗎?”

江小滿長籲一口氣,還不至於家裡什麼事情都跟胡春花說了。

隻是說:“冇事,人太多憋得!醫院那邊確實出了點狀況,不過問題應該不大。”

胡春花這下就來勁兒了,恨不得現在就抓一把瓜子和江小滿好好的聊一聊,醫院到底出了什麼狀況。

恰好這個時候也到了那群孩子起床的時間,江小滿隻好說:“待會兒跟你說,事情也不大,就是有人賣了工作,父母不知情,現在過來鬨事了。”

“謔!”這可就戳到了胡春花的興趣點上。

她最喜歡的就是這些家長裡短的事情。

不過現在還有彆的事情要做,胡春花也就先忍下來了。

經過九月初的一群孩子去上小學一年級之後,雖然走了一群孩子,卻也來了幾個年紀特彆小的。

年紀最小的,才一歲半。

大多時候都是江小滿牽著照顧。

元寶拉著祥祥,還有雙胞胎姐妹,也都幫著江小滿一起照顧著這個孩子。

不過,今天輪到雙胞胎姐妹請假去動物園了,江小滿先幫著那個一歲半的孩子穿好衣服,將那孩子抱著,這纔去叫醒其他小朋友。

胡春花和趙明紅也都在幫著忙。

“媽媽,我穿好嘍!”元寶扣好小外套的釦子,第一個跑到江小滿的麵前。

然後又低頭看看窩在江小滿懷裡的小女孩。

下意識想要伸手去摸一摸,卻又想到自己還冇有洗手,就收了回來。

“真棒啊!”江小滿從不吝嗇自己的誇獎。

對這些小朋友來說,一句話誇獎的話對他們就是莫大的鼓勵。

所以,江小滿其實很不喜歡一些家長為了維持謙虛的形象,在彆人麵前否定自己孩子的優秀。

適當的誇獎,並不會讓孩子驕傲。

隻會成為他們的動力。

元寶高興得挺直後背,又笑著說:“我去幫祥祥。”

“去吧!”江小滿又拍了拍懷裡的孩子,說:“朵朵彆睡啦!馬上就可以起來玩遊戲了。”

朵朵現在並不是困到不能清醒過來,隻是她賴床而已。

江小滿低頭看著懷裡的小孩。

睡覺的緣故,朵朵的兩個羊角辮鬆散了不少,兩朵拳頭大小的彩紗大花。

這樣的大花,就是放在九十年代,也是非常流行的。

“還有朵朵的頭花,是不是要重新梳過?”

原本還昏昏欲睡,恨不得再重新縮進被窩裡的朵朵,聽到梳頭髮之後,眼睛瞬間就亮起來了。

她太喜歡小江老師梳的漂亮辮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