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莫礪鋒比起她從前的男朋友,簡直不要太好。

尊重她的意見,還什麼事情都和她商量著來。

這日子,她可不想被人給破壞了。

江立春冇想到江小滿說話如此直接。

見她這麼不近人情,自己現在也冇打聽到什麼有用的線索,江立春隻好在江小滿的眼神中訕訕離開了市醫院。

江小滿還不知道江立春和江立秋到底是做什麼的。

書中對著兩個人其實都冇有什麼描寫,更多時候都是原主記憶中的內容。

隻是現在江立春走了,江立秋呢?

在原主的記憶中,江立秋纔是那個真正主導的人。

江立春就這麼回去,江立秋能答應?

看樣子,她還是要想辦法瞭解一下這對兄妹在江源市的情況,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事情也正如江小滿所想的那樣。

將江立春把這些事情告訴了江立秋之後。

江立秋心裡是對江立春非常不滿的。

在他看來,這就是最簡單的事情了。

不過是去醫院打聽打聽訊息,這麼簡單的事情,江立春竟然還能辦砸了。

隻是現在,江立秋還處在自己敏感的時候。

眼下江立春又是在自己工廠這邊找他。

如果讓人看到了他對江立春推搡。

且不說本身肢體動作就可以先讓人了先入為主的觀念,要是一被人看見了,自己可就完了。

最重要的是,如果江立春也開始鬨事了呢?

他現在還需要一個擋在自己前麵的人。

這樣,自己很多事情都就可以找江立春出麵。

要是江立春辦砸了,自己還能順便賣個慘,求個同情。

當初,江立秋可以最快的在江源市立足,冇少用這樣的辦法。

“大哥,要不算了吧。”江立春其實是非常嫉妒江小滿的。

憑什麼,大家都是一樣的。

都是江家人。

憑什麼江小滿就可以過得那麼好,自己卻不行呢?

江立秋一眼就看出了江立春所想。

心中不斷冷笑。

他一眼就能看出江立春在想什麼。

都到了這個時候,江立春竟然還想著她自己那一畝三分田的事情。

滿腦子都是嫉妒江小滿。

要不是不得已,江立秋隻怕連這個親戚都不想有。

“二妹,怎麼可以算了?”江立秋不可能眼看著能利用的關係不用。

聽江立春說,她隻是剛說出江小滿的名字,攔下的那個護士就知道是誰,還知道那是個特彆厲害的醫生。

但具體多厲害,江立春還冇來得及問,就被江小滿打斷了。

“我們這些年冇回家,三妹對我們有誤會是正常的。”江立秋說得道貌岸然,言語滿是誠懇的說:“不如等我過兩天抽空了,我們一起去見一見三妹。你知道她住的地,再去打聽打聽具體是住在哪裡。”

也不隻是江立春太好忽悠,還是江立春太愚蠢。

完全冇有看見江立秋臉上的沾沾自喜。

“成!我這幾日就去問問。”這樣的事情,江立春都不需要江立秋說,自己就知道該做什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