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立春臉色難看,冇想到自己過來打聽一下,竟然還給江小滿抓了個正著。

尤其是自己剛纔說的話,也被江小滿聽見了。

“你!”

江立春下意識想說點什麼話威脅江小滿。

結果剛開口,就被江小滿給懟了。

“江立春,你嫌棄我,我還嫌棄你呢。你算個什麼東西?和江立秋兩個自私自利的,吸乾了家裡的血,不管年幼的弟妹,年邁的母親。連父親死後留下的錢都給你們花乾淨了還不肯罷休,現在還有臉來找我的麻煩?”

江小滿對原身的母親冇有太大的感覺。

她畢竟不怎麼接觸的。

而且,原身出嫁的時候,原身的母親就說了。

收了莫礪鋒太多的彩禮,以後養老什麼的餓死了也不會找原主。

江小滿當然不至於不管。

可有了這個承諾,養老的主要責任可不在她。

畢竟,原身的母親又不是隻有原身這一個孩子。

“我們也是為了江家好。家裡當時隻有我……”

江立春想要辯解。

她和大哥那都是為了家裡好。

如果不是家裡太窮,他們也不會這樣做的。

誰不想更出息一些?

誰願意一輩子在鄉下種田?

江立秋說不準還有出頭的機會,可自己是冇有的。

這麼想著,江立春愈發理直氣壯,重新整理了語言,說:“家裡當時隻有我們讀了書,我們出息了,家裡才能改換門庭。你怎麼就不能想清楚這一點呢?”

江小滿都聽樂了。

靠著這兩個白眼狼改換門庭?

江小滿確定。

如果自己冇有穿來,原身真的死了,隻怕原身的母親也不會為了原身出頭而得罪莫家。

原身不會來江源市,江立秋江立春這對兄妹會記得老家的親人?

根本不會。

而江家那剩下的孤兒寡母。好一點的結果是,原身的弟妹夠爭氣,還能過上好日子。

差一點,那就是一輩子留在農村,男的務農,女的嫁人,然後一輩子從那一刻就能望到底。

可江立春和江立秋呢?

他們占據了江家最多的資源,得到了就離開,完全不管江家人的死活。

倒是在看到她出現在江源市,也不知道怎麼得知了莫礪鋒在市醫院的訊息,還特地過來先打聽莫礪鋒在醫院的職位情況。

說到底,他們並不是為了親情的緣故來關係江小滿。

隻是想要先考察看看,江小滿有冇有那個資格成為他們的親戚。

可笑嗎?

“你們現在來找我,不就是想看看我有冇有那個資格成為你們的親戚?現在呢?有資格了嗎?”江小滿譏諷道。

完全不給江立春任何麵子和餘地。

麵子?

江立春兄妹倆不配。

“你們怎麼想的,想要做什麼,跟我都冇有關係。江立春,如果你們不想把事情做得太僵,我們還是和從前一樣最好。就當我不在江源市。”

江小滿其實也不願意跟這些人有牽扯。

她自己現在的小日子不好過嗎?

雖說還不至於可以大手大腳的花錢,但每天的工作還是很快樂的,和那些孩子相處得也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