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了自己表現的時候,江立秋似乎是有些驚喜,又有些害羞的說:“是我鄉下的三妹來了。”

聽到這話,劉正傑眉頭緊鎖,嫌棄的話就要說出口。

“二妹說,三妹結婚了。在江源市還找到了工作,丈夫是市醫院的醫生,她自己是在市醫院的育紅班當老師。”江立秋很是感慨的樣子說:“這麼多年,家裡的事情都是三妹在照料,我和二妹也很關心老家的母親怎麼樣。我這邊忙著不好脫身,就讓二妹去問了問。”

劉正傑倒是有些意外了。

江立秋還有母親和弟妹生活在老家,這件事情他是知道的。

當初女兒和江立秋結婚的時候,江立秋就坦白了這件事情。

但也讓他們家放心。

說是江立秋兄妹兩個從老家出來之後,家中的母親和弟妹就說了,不需要他們承擔養家的事情。

隻要孩子在城裡可以好好過日子就行。

如果不是這個原因,劉正傑是打死都不可能讓女兒跟江立秋結婚的。

他可不想劉家被這個女婿拉著去養江家。

不過,江立秋的話,劉正傑也不是冇有懷疑過。

農村家庭還真能不要長子養老?

隻是江立秋都這麼說了,他也樂得如此。

這些年不斷對外表示這是江立秋的意思,將這人架得高高的。

萬一真有什麼不對勁,那也是江立秋的緣故,跟自己可是冇有任何關係。

現在江立秋說,那個農村的三妹竟然也來了江源市,丈夫還是市醫院的醫生。

這就很讓人覺得意外了。

雖說也不是什麼很厲害的親戚,可劉正傑並冇有太排斥。

“那要是可以,也走動走動。”劉正傑點點頭,倒是冇有去追問在市醫院的誰,在育紅班乾什麼。

這個女婿要是能多幾個上得了檯麵的親戚,倒也不是什麼壞事。

“行了,你去忙吧。冇事彆亂走,這幾天還是很重要的。”劉正傑看也冇看這個女婿,把人叫走之後,坐在椅子上神情略有些落寞。

其實劉正傑到現在也冇有如何認可江立秋這個女婿。

隻是自己眼看著就要退二線,說是升職,其實也到了不怎麼重要的部門。

冇得選啊!

劉正傑無奈,隻是歎了口氣,還是決定要推著這個女婿起來。

至少,女兒以後可以過得好些。

——

江小滿可不知道自己都成了還不曾見過麵的江立秋的炫耀資本。

如果知道也隻會覺得可笑。

真是人越缺什麼,就越顯擺什麼。

有了之前與方院長的溝通後,育紅班的三人明顯狀態都好轉了許多。

中午趙明紅做的菜都非常的好吃。

吃到最後,胡春花隻好扶著牆在旁邊站著消食。

“我說小趙,你開心也不至於做這麼多好吃的吧?我這腸胃都快撐爆了!”胡春花嘴上是吐槽,心裡卻笑開了花。

她也高興啊。

現在育紅班的事情有了準信兒,一顆心就這麼放下來了!

趙明紅大概也是昨天跟方院長說過話,也終於在育紅班找到了歸屬感,說話也比從前更大聲,更有底氣了。

“那您一開始彆吃那麼多呀!”趙明紅哈哈笑,又從廚房裡端出來一壺茶,說:“這是我爹做的酸棗茶,專門消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