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人家擺明瞭也不會給他沾光。

那這樣的妹夫再有本事,對江立秋來說也是冇用的。

唯一的用處,也就是以江立春的丈夫的身份,對外稍微給自己抬一點底氣。

如果江小滿的丈夫是市醫院的醫生,還是前途光明的那種。

以他對江小滿的瞭解,肯定比江立春好用多了!

江立秋一點也不覺得自己這有什麼功利。

他可是老江家的長子,也是唯一一個在城裡站穩了腳跟的兒子。

江家的所有資源,就應該無條件的朝著他傾斜。

“你再去打聽打聽,看那個男人到底是在醫院怎麼樣。”江立秋說得理直氣壯。

再看江立春在旁邊那個記恨的表情,一下就知道這人是在想什麼。

也不怪他總覺得江立春是個冇用的。

如果江小滿也在江源市站穩腳跟了,那對她自己難道就冇有好處嗎?

他們一直不被嶽家和婆家待見,不就是因為他們在江源市根基不穩?

老江家的人都冇出息?

現在好不容易有個有出息的,這蠢貨竟然還滿腦子都嫉妒去了。

如今,江立秋甚至開始後悔。

當初就該想辦法籠絡老三。

老三長得可比老二好看多了。

那個時候要是再把老二嫁出去,要一筆彩禮錢在手上,將老三帶出來,找個條件更好的嫁出去。

嘖……不能想。

江立秋是越想越懊悔。

自己當初怎麼就腦子有問題的選擇了老二呢。

江立春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被江立秋嫌棄如此。

但她這麼多年都是聽大哥的。

而且大哥的決定這麼多年也一直都冇錯。

所以,江立春倒也冇有什麼想法。

忍著心裡的不忿,點點頭:“好。我明天就去打聽。”

“還明天?”江立秋壓低了聲音:“你現在就去,中午再過來。”

“可我還冇買菜,家裡冇飯吃,我家那個老虔婆還不知道能說出什麼話來!”江立春有些為難。

江立秋直接瞪眼。

一旁的江立春也不說話了。

委委屈屈的就應了聲,準備去市醫院看看江小滿的丈夫到底是什麼來頭。

待江立春走後,江立秋回到辦公室。

嶽父劉正傑示意他去辦公室。

“你最近表現好一點,不然我這邊再怎麼使勁,你這個事情也難辦!”劉正傑這麼多年了,都不太喜歡這個女婿。

畢竟,他女兒也不差。

當初也不是不能高嫁。

也不知道這個江立秋給女兒餵了什麼**藥。

當年不僅非他不嫁,還鬨得好些人都知道這件事情。

劉正傑也不得不將女兒嫁給了江立秋。

好在,江立秋當時也是有工作。

倒不至於這麼多年吃白飯。

“恩。”江立秋在嶽父麵前的表現一直都是一副聽教老實的樣子。

劉正傑煩躁的點點頭,又突然問:“你家那個妹妹這段時間怎麼經常來找你?”

劉正傑是知道江立春嫁的不錯。

可這麼多年看起來也冇什麼用,兩家並不怎麼走動。

這門親戚,有了還不如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