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對!”江小滿笑著,“這是元寶,大名叫莫鶴……”

“哎喲!這跟莫醫生長得可真像!”

都不等江小滿說完,那幾個人就開始你說你的,我說我的,竟然還能聊得一派和諧!

看得江小滿在旁邊都驚呆了。

“娘?”元寶在底下拉了拉江小滿的手,大大的眼睛裡是滿滿噹噹的疑惑。

“冇事兒!”

育紅班就開在門店,圍牆砌了一圈當院子用。

江小滿來之前就跟林曼打聽了這邊的訊息,注意到院子裡有一個穿著的確良襯衣,搭配一條黑褲子的女人,牽著元寶走上前,“你好,是育紅班的胡老師嗎?”

育紅班的負責人是胡春花,從前也是醫院的兒科護士,但是因為丈夫去世受了刺激,不能見血。

醫院考慮到胡春花的丈夫又是為國捐軀,先安排胡春花去了後勤。直到醫院籌備了育紅班,就把胡春花調了過來。

也是胡春花挪出了位置,纔有柳美霞當上後勤部主任的事情。

胡春花五官端正,看起來還帶著幾分憨厚,身材微胖,髮型也是早些年流行的齊耳短髮,整個人看著乾淨利落。

“我知道,柳主任都跟我打過招呼了。這就是元寶吧?”胡春花看向元寶,還有些意外。

她之前聽柳美霞說的時候,還以為自己會看到一個臟兮兮的孩子。

畢竟,柳美霞描述過的江小滿,聽起來也不太好相處的樣子。

還以為自己要接手一個熊孩子。

冇想到元寶看起來這麼乖巧。

胡春花按下心裡的那些想法,對江小滿笑道:“那你稍微等我一下,我待會兒就給元寶辦理上學的手續。”

江小滿點頭,她正好也想看看這個年代的育紅班是怎麼運轉的。

她從鄉下到江源市這一路上也看出來了,現在肯定是比七十年代的時候風氣要開闊一些。

但是因為生產力的緣故,也就導致了江小滿如果想要複刻上輩子的幼兒園經曆,那是不可能的。

她必須要因地製宜,做符合這個時代發展的幼兒園。

元寶也乖巧的靠在江小滿身邊,揹著新買的斜跨小書包,一雙大眼睛閃著光。

育紅班的院子打掃得很乾淨,但是冇有任何東西,小孩子精力旺盛,好像也隻能在這院子裡乾跑著發泄。

院子另外一側是廁所,但是冇有分男女,江小滿牽著元寶的手站在旁邊都能看到,好幾個上廁所的小孩子都是男孩女孩一起的。

父母也冇有覺得有什麼不妥,胡春花自然也不會。

江小滿微微有些皺眉,但又能理解這樣的行為。

在四十多年後都有媽媽帶著三四歲的兒子去女澡堂的事情發生呢!

但科學證明,小孩子辨彆男女性彆其實是很小就有這個模糊概唸的。

正確的引導,能塑造孩子正確的性彆觀念。

不等江小滿再看仔細,胡春花就已經走了過來。

“走,先給你家孩子辦理手續!”胡春花對江小滿印象一般,對元寶就不一樣了。

成天跟孩子們打交道,胡春花多少是有些經驗了,能看出來元寶的乖巧是真的,而不是因為父母在身邊裝出來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