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次日一早。

一家三口風風火火的起床,吃過早餐走到家屬樓門口,各自分開。

江小滿牽著元寶的手往育紅班走。

完全冇有注意到江立春就跟在後麵。

江立春原本是想要去給江小滿打招呼的。

隻是看到莫礪鋒和江小滿明顯狀態親昵的走出來,江立春遲鈍的大腦也覺得不對勁了。

要是當保姆,還能在這麼多人麵前跟雇主的關係這麼好?

那個孩子明顯跟男人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什麼情況!”江立春覺得不對勁。

原本是打算問問這個家屬樓的人,江小滿是在誰家當保姆。

隻是現在情況不對,江立春決定還是跟在江小滿身後,等江小滿把孩子送去上學,再私底下問問。

結果就看著江小滿帶著元寶進了育紅班,然後就再也冇出來。

江立春更奇怪了。

這……這怎麼就不出來了呢?

還在育紅班門口徘徊呢。

就聽見有早早帶著孩子來的家長,剛到門口就笑道:“小江老師。”

江立春表情震驚。

她冇聽錯吧?

會不會叫的是彆人?

隨後,院子裡就傳來江小滿的聲音。

“你們今天好早啊。小亮亮,你吃了早飯冇有?”

江立春捂著嘴,不讓自己尖叫出來。

又想要轉身去問江小滿到底是做什麼的。

可一想到江立秋說的話,江立春又忍住了。

不能打草驚蛇。

得先打聽清楚了。

之後,趁著人多。

江立春在一個老太太送了孫子進去之後,轉身就拉住了人家。

“大娘,這是什麼地方啊?怎麼孩子都送到這裡來了?不是該去前麵的中心路幼兒園嗎?”

江立春之所以知道,那是因為她小姑子的孩子,也就是她的外甥,就在中心路幼兒園。

“這是醫院的育紅班。我們都是市醫院從前的職工。”老太太是冇有隱瞞,把自己知道的說了。

還笑嗬嗬的說:“我大孫子,今年上小學了。多虧了小江老師之前教寫字算數,孩子在小學表現可好了!”

“小江老師?”聽到是市醫院的育紅班,江立春其實還冇有多意外。

如果不是因為醫院,這裡的孩子都會送去中心路幼兒園纔對。

“真的?”江立春畢竟是當年哄騙了江家那麼多人的。

時隔這麼多年,演戲這個技能還冇有丟掉。

“可是,小江老師是誰?”這纔是江立春最想要問的。

老太太好不容易找到個說八卦的。

兩人也算是默契的一拍即合,雙向奔赴吧。

於是,老太太就開始給江立春說起了江小滿。

在得知江小滿不僅不是當保姆,甚至嫁給了一個醫生不說,自己還是育紅班的老師的時候。

江立春是極度的不敢相信。

她不願意相信,一個從前怎麼也比不上自己的江小滿。

如今竟然有瞭如此好的生活!

“小江老師也是有學曆的,現在又年輕,長得也好。那一家三口,太般配了!”

老太太最後和江立春分開之前,還不忘感歎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