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換了?”

江小滿有些驚訝。

不可能吧?

方協還是方院長的親兒子呢!

“你不瞭解方院長。”因為是走在樓道裡,莫礪鋒聲音壓低,說:“方院長這個人其實是眼裡容不得沙子的。他不知道方協做的那些事情也就罷了,現在被你捅出來,方院長隻會覺得方協在自己崗位上不儘職。尤其是你做了對比之後。”

莫礪鋒自認還是瞭解方院長的,所以完全可以想象出來方院長在知道方協做的那些事情後,會是個什麼心情。

“不過,你也不要有什麼心理負擔。說不定你這麼做,還救了方協。”

江小滿有些詫異的指著自己:“我還救了他?”

“對啊。”莫礪鋒點頭:“你之前不是說,以後隻會越來越重視教育嗎?剛纔你也說,這次育紅班去上一年級的那些孩子都表現得很不錯。你覺得,這些家長會怎麼樣呢?”

早些年不受重視,也是因為當時的社會情況。

上大學需要推薦。

一個推薦名額也不是那麼好拿到的。

冇什麼作用,那自然也就不那麼重要了。

可現在,如莫礪鋒這樣,上了大學的人工作後的發展明顯遠超其他人的情況下。

教育就會被重視起來。

在絕大部分的家長心裡。

早學總比晚學的好。

那麼江小滿在育紅班的做法,隻會被越來越多的家長支援推崇。

“所以,方協如果不改變,那等著他的就隻有被那些家長追問。方協到時候再改,也一樣會讓人不滿。”

莫礪鋒說了這些還不算,還輕嗤一聲道:“方協的性格,是絕對不會改的。”

“我怎麼覺得,你好像很不喜歡方協。”

江小滿鮮少從莫礪鋒這裡看到對誰的直觀情緒。

他這個人,好像對誰都淡淡的。

和誰的交情都差不多。

不得罪人,也不親近太多人。

除了周師兄和老師,在醫院關係好的,如今還能算上一個林邦。

醫院外就是方和了。

“那就是個冇良心的。”莫礪鋒的確很不喜歡方協。

他其實一點都不覺得方和方協兄弟兩個之間的矛盾有很大。

說到底,其實就是方協在矯情,在作妖。

是。

方院長夫妻年輕時候的確虧待了方協。

但帶著方協到身邊後,方協自己也不爭氣啊。

隻知道一味地嫉妒大哥,排斥小妹。

自己就隨波逐流,徹底擺爛。

如今拍馬也趕不上方和,也能怪方院長夫妻?

方和曾經為了這個弟弟,一而再再而三的退讓。

換來的隻是方協愈發的不滿。

這樣的退讓,又有什麼意義呢?

聽莫礪鋒說了幾件方和方協前幾年的事情,聽得江小滿也眉頭直跳。

“不幸的童年,要用一生治癒。更何況,旁邊還有個做什麼都優秀的大哥。”江小滿也是挺唏噓的。

方協也不是冇有辦法可以改變現在的情況,也不是冇有機會。

他自己放棄了。

今天晚上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覆,江小滿睡覺前都是哼著歌的。

莫礪鋒倒是又想把人往自己的房間哄,隻是江小滿今天還是更想要陪著元寶,留給了莫礪鋒空蕩蕩的大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