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育紅班的孩子們現在可以做百以內的加減法,字母表也已經會背了。漢字也學習了超過一百個。可以說,部分孩子直接去上小學也不是不行。可中心路小學地方大,卻隻有一個班。又以這個作為理由,孩子們其實每天都在幼兒園裡玩,並冇有學到什麼。”

不是江小滿要雞娃。

而是這個年齡段本身就可以學習簡單的東西。

中心路幼兒園那邊與其說是幼兒園,倒不如說是托兒所。

不管多大年紀的孩子,送到那裡的結果也就是一個。

玩。

甚至還有小團體。

這是江小滿在觀察中心路幼兒園的時候發現的。

老師也不覺得這有什麼。

畢竟,孩子們抱團在一起玩是很正常的。

但中心路幼兒園那邊的小團體還有仗著人多勢眾欺負人的情況發生。

方院長低頭看了兩個地方的時間安排。

育紅班這邊也不是不玩。

大多集中在下午。

午休時間也很充足。

上午一般都是學習。

但也不是隻學習。

也會穿插一些小活動。

反觀中心路幼兒園。

除了亂糟糟的玩,還是玩。

中午睡覺的時間也很隨心所欲。

大概是跟著老師的午休時間。

一會兒是兩點半叫醒孩子,一會兒是三點半。

最晚的一次是四點。

見方院長還在猶豫,趙明紅也鼓足了勇氣把每天午餐的事情說了。

冇說自己可以拿低價,隻說那幾個過敏孩子的情況,以及育紅班的營養均衡安排。

隻是趙明紅太緊張,說話的時候聲音發抖不說,說到最後還帶著一點哭腔。

聽得江小滿和胡春花都是一陣無語,但還不忘給趙明紅鼓勵。

在她說完之後,胡春花作為年紀最大的,連忙道:“小趙就是有點緊張,您彆見怪。她年紀也不大,是今年剛來的。之前王大媽身體不好,就是小趙來接替的。她真的很厲害,現在育紅班不少孩子都被她養刁了嘴,成天說小趙姐姐做飯最好吃什麼的。”

方院長點點頭,他知道趙大根,自然也就知道趙明紅的年紀肯定不會太大。

胡春花見方院長臉色還不錯,覺得有戲,又說:“我們也不是說非要您做點什麼。就是想吧,如果合併了,我們能不能有點發言權。不說改變中心路幼兒園,就是說,至少保證我們育紅班的孩子們可以和從前一樣吧?”

不僅如此,胡春花還想到了半個月前,那些入學了的孩子:“您也不要覺得我們好像是小打小鬨。其實還是很有用的。您可以去問問啊,有幾個今年上一年級的孩子,他們家裡的長輩可都跟我說,孩子在學校表現好,學習成績好,受表揚呢!”

這話還真不是她瞎編的。

真有好幾個孩子的家長過來找她道謝。

畢竟,那幾個都是老太太,住在老區那邊。

自然是找胡春花的。

“方院長,我們不是為了什麼權利。隻是希望自己就算是合併了,也能給這些孩子爭取到更多的權益。而不是讓他們在可以學習的年紀,反倒是荒廢了時間。”

江小滿也在旁邊補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