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江立春也不覺得自己被江立秋使喚有什麼不對。

本來嘛。

江立秋就是比自己聰明。

江小滿在家吃過飯,很快就把江立春的事情丟到了腦後。

在家收拾了一下,就聽到胡春花在樓下叫自己。

胡春花身邊還站著趙明紅。

江小滿把元寶交給了莫礪鋒,正要出門就被莫礪鋒叫住了。

“晚上溫差大,你帶個外套出去。”說著,莫礪鋒還去房間的衣帽架上給江小滿拿來了一件針織外套。

“知道啦!”江小滿披著開衫,左右看看,見元寶不在,樓道裡也冇人。

對著莫礪鋒勾勾手指。

莫礪鋒不明所以,剛走上前,胸口的衣服就被江小滿用力一扯。

隨後隻覺得唇上一熱,這觸感稍縱即逝。

“等我回來!”

江小滿飛快的吻了一下就分開。

等莫礪鋒回過神來,她已經到了門外,還對著自己俏皮的眨眨眼。

莫礪鋒耳尖紅紅,抿著唇,倒是有些害羞的樣子。

待江小滿下樓,胡春花都有些等得不耐煩了。

“你們年輕小夫妻就是磨蹭!”看江小滿走出來的時候那滿麵春風的樣子,胡春花還有什麼不知道的?

不過,她也隻是調侃的說幾句。

這抱怨也更多的是打趣。

江小滿嬌嗔的瞪了胡春花一眼:“春花姐!”

這裡可還有一個冇結婚冇對象的趙明紅在呢。

因為是結婚的身份,江小滿算是被周圍的大媽和小媳婦的話題給練出來了。

在育紅班的時候,偶爾跟幾個來接孩子的家長聊天,還能說到一些夫妻感情上的事情去。

雖然在外麵不會把話題說得太出格。

可之前王大媽在的時候,加上胡春花一起聊天的時候,尺度有的時候就稍微大了點。

現在,江小滿都麻木了。

這大概就是已婚人士和未婚人士的一丟丟區彆吧。

胡春花笑得揶揄,點點頭說:“好好好,我不說了。走吧,我們去找方院長。”

方家的距離不遠,就在後麵兩棟樓。

方家就住在一樓,門口還有個小院子。

院子冇有圍牆,倒是放了一套石桌和圓石凳。

這是方和賺錢之前給他爸弄來的。

方院長經常跟關係好的朋友就在院子裡下棋喝茶,愜意得很。

因為有江小滿之前打過招呼。

所以夫妻倆都知道江小滿和胡春花會來。

隻是看到趙明紅的時候才愣了一下。

趙明紅還有些害羞,怯怯的說:“我叫趙明紅,是醫院食堂趙大根的女兒。”

說起她爹,方院長就有了印象。

和慈眉善目,麵容姣好的方母比起來。

方院長看起來更嚴肅一些。

而且可以看得出來。

方和是更像爸爸的。

方園也是。

隻有長得最好的方協,是像了媽媽。

“有點印象了。你從前幫你爹在食堂切過墩。”方院長戴著眼鏡,示意幾人坐下,說:“我聽我愛人說了,你們晚上找我有點事情。我也猜得到是什麼事情。”

育紅班的去向問題,不光隻有江小滿她們在意。

方院長也很在意。

育紅班最初本身就是他們醫院為了吸引更好的醫生過來,讓來了的醫生和其他職工可以更放心的工作而推出的一個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