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纔想到了自己的大哥,江立秋。

一聽工作的事情,江立春立刻道:“彆啊!我真的有重要的事情。”

然後在江立秋不耐煩之前,把自己在路上遇到了江小滿的事情說了。

一旁的江立秋越聽,臉色越難看。

最後更是壓低裡聲音咒罵道:“她怎麼來了江源市?江家誰能讓她到市裡來?隻有她一個,其他幾個不在吧?”

說來也是笑話。

江立秋和江立春這兩個當大哥和大姐的。

除了記得江小滿的名字。

底下弟弟妹妹的名字,根本不記得。

之所以能記得江小滿,那也是因為當初在家的時候,他們也是把江小滿當成使喚丫頭對待。

冇事就“小滿”“小滿”的叫。

心情好的時候就給江小滿講講題什麼的。

能換來江小滿更鞠躬儘瘁的服務。

“不知道。”江立春擔心的也是這一點。

一個江小滿來了。

誰知道底下那兩個,還有那個病懨懨的娘來了冇來?

萬一這一家子都來了……

江立秋臉色發黑,他完全不敢想這個事情。

如果是一家人都來了,很難說是不是來找他們的。

想到這裡,江立秋瞪了江立春一眼:“說了讓你這幾年回去看看。你一個嫁出去的回孃家走走,他們還能找你要什麼?”

“現在好了,倒是把他們都招來了。萬一真的找到了我們,你看到時候怎麼收場!”

江立秋現在隻覺得憋了一肚子的火。

自己如今正在關鍵時候。

在嶽父麵前當哈巴狗似的這麼多年,江立秋要的就是當上主任。

到時候嶽父退休,整個嶽家還不是自己說了算?

現在突然殺出個江小滿。

實在是讓江立秋十分暴躁。

“這能怪我?”江立春還覺得委屈呢。

在一旁低聲嘟囔:“我一個出嫁的回不回都無所謂了。咱們大隊上多少出嫁的閨女都回不了孃家的?你還是長子呢,你不也冇回去?”

江立春一點也不覺得自己不回孃家有什麼錯。

她有一大家子要操持呢。

誰像江立秋那麼輕鬆?

家裡還有媳婦兒伺候。

“現在不是吵架的時候。”江立秋聽到了她的嘟囔,深吸一口氣。

原本是想要罵出去的。

可是很快就想清楚了。

這個時候,他還是需要江立春去找江小滿談。

他這麼重要的時候,萬一被人看到自己和江小滿見麵,再傳出去自己有個那樣的弟弟妹妹,還有老孃。

丟死人了!

“你看到她去了哪裡嗎?”江立秋深吸一口氣,問。

江立春想了想,說:“她好像是當保姆的,帶著個孩子,進了市醫院的家屬區。”

“市醫院?”江立秋倒是冇想到。

至於江小滿是不是在做保姆,他倒是冇有那麼在意。

有工作總比冇工作好。

“你明天去看看,能不能找到她。最好是問出來,她是在哪家做保姆的。”

江小滿當了保姆,這件事情江立秋一點冇懷疑。

江小滿就是做伺候人的事情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