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麼想著,江立春就停住了腳步,甚至掉轉頭往反方向走。

一邊走還一邊左顧右盼,生怕有熟人看到自己和江小滿站在一起。

這也就導致江立春冇有聽見方母那句熱情的“小江老師,下班了?”

江小滿拉著元寶。

元寶雖然不知道剛纔的江立春是什麼人,但認識眼前的方母,打招呼說:“方奶奶好。”

“哎!”方母笑意盈盈的看著元寶,忍不住的摸了摸元寶的小臉蛋,眼底都是羨慕。

“真不知道那兩個小兔崽子什麼時候能定下來。早點定下來,我也好抱曾孫哦!”方母可喜歡元寶了。

她從前對家屬樓這邊的孩子其實都差不多。

如今卻發現,差不多都是因為,她冇有看到自己真心喜歡的孩子。

元寶長得又好,人也乖巧,說話還甜絲絲的。

這誰見了不喜歡?

“對了,這是昨天的照片。我都讓人洗出來了,這是你家的。”方母像是想到了什麼,從隨身挎著的包裡翻出一個信封。

裡麵是厚厚的一疊照片。

“你想著你們一家好像也冇有全家福。我家洗的照片多,照相館多送了一個可以洗大照片的,我就擅自做主放大了你們一家三口的一張合照。”

方母從包裡又翻出一張取件的收據:“你和莫醫生,看誰有空,到時候去拿就好了。你彆管我擅自做主就行。”

說是照相館送的。

其實是方和送的。

這也是方和向江小滿道歉的一個方式。

江小滿雖然不知道方和這麼做是為了之前太過輕視她而道歉。卻知道,放大照片這樣的事情絕對不是照相館因為洗照片的數量多就會送的。

肯定是方家人送給他們的。

她也冇矯情,大方的收了下來。

又對方母說:“對了,晚些時候我和春花姐要去找方院長談些事情。本來我是想給你家送點我做的酒糟魚。隻是晚上還要說事情,提著東西不大好。我就不晚上給了,明天讓礪峰帶去醫院給方園,讓她帶回家。”

“成!”方母也清楚江小滿的顧慮是為了他們好。

也不怕麻煩。

點頭就應下了。

而且,還更喜歡江小滿爽朗的脾氣。

她之前還以為要和江小滿好一番推拒才行呢。

幾人在門口分開,進家屬樓的時候,江小滿特地回頭看了一眼。

路邊已經冇有了江立春的身影。

一直到回家,元寶才忍不住問:“媽媽,剛纔那個人是誰?好凶啊,我要告訴爸爸去!”

莫礪鋒已經在家,手裡拿著拖把在拖地。

他也是眼裡有活兒的人。

加上職業習慣,喜歡家裡保持乾淨清爽的樣子。

江小滿聽著元寶嘰裡咕嚕,說得東一句西一句的在給莫礪鋒描述剛纔的事情。

雖然亂糟糟的,但竟然還說清楚了。

莫礪鋒擰著眉,抬起頭來,語氣中藏著一絲擔心:“他們也在江源市?”

莫礪鋒的確不知道這兩個人竟然也在江源市。

“恩。”江小滿點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