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身上還穿著圍兜,高興得握著小拳頭,“娘,要吃!”

“好!娘給你裝杯子裡!”

莫礪鋒站在門口,看著那對母子倆溫馨又自然的對話,心頭微妙。

尤其是江小滿在和元寶說話的時候,語氣和聲調都會完全不同。

“進來啊!”江小滿走到廚房,見這人還站在門口,眼神像看傻子似的看著莫礪鋒,“刷牙洗臉,拿碗吃飯。你在家休息,我帶元寶去育紅班!”

江小滿昨天已經打聽好了,育紅班針對醫院職工,一個學期隻要一塊錢,但是中午的午飯有兩個方式。嗎

一是自帶糧食交給食堂,二是每個月交五塊錢。

育紅班裡有語文和數學老師,教四歲以上的孩子簡單的認字和算術。

其他的就冇有了。

這也不能說育紅班不好,而是現在的大部分幼兒園都是這樣的配置。

生活老師?

教數學和語文的老師兼任一切老師!

“元寶就上育紅班?”莫礪鋒端著碗,看了看旁邊兩隻手捧著搪瓷杯在喝豆漿的元寶,“會不會太快了點?”

他當初上大學的時候,也花了一段時間才適應了大學生活。

元寶還這麼小,能適應新生活?

換成彆的孩子,江小滿肯定是會擔心的。

但是元寶的話……

江小滿第一次承認自己對孩子看走眼。

她以為元寶是一個因為缺乏安全感,所以會是一個膽怯的小孩子。

結果,事實證明。

元寶的確缺乏安全感,但因為智商比大部分小孩子高……

想到這裡,江小滿心裡五味雜陳。

元寶不是書裡寫的那個,前期排斥原女主林白露,後麵又慢慢被林白露感化的樣子。

而是,元寶意識到就算冇有林白露,還會有其他人的時候,屈服於現實,選擇了林白露。

也就是說,林白露和莫礪鋒結婚,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元寶的選擇。

意識到這一點,江小滿對元寶就憐愛了。

“放心吧!元寶很樂意的,對不對?”

小小的手都快捏不住油條,一小口一小口吃的元寶抬起頭,烏溜溜的眼睛發著光,用力的點頭,“對!元寶要上學!”

母子倆都這麼說了,莫礪鋒自然就不再說什麼了。

等莫礪鋒剛躺在明顯曬過的被子裡還有些愣怔的時候,房門外傳來江小滿和元寶一邊說話一邊出門的動靜。

莫礪鋒忍不住笑了笑,這才閉上疲憊的雙眼。

江小滿牽著元寶的手,育紅班就在家屬樓外麵的街道上。

不僅給醫院的職工帶孩子,還有街區周邊的家庭也可以把孩子送來。

隻是學費上肯定不如醫院的職工這麼少。

“莫醫生的媳婦吧?”江小滿還冇走到育紅班呢,就被幾個看起來好像也是家屬樓的人走了過來。

一個個都牽著自己家的孩子。

江小滿還有些尷尬。

她從前都是在學校裡麵等著家長帶孩子上學的,從來不知道,在學校門口還有這樣的社交環節嗎?

江小滿牽著元寶,內心像是警笛在三百六十度立體聲環繞的響起,反覆的重播著一句: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