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小滿自己是和莫礪鋒有感情了,所以對現在的狀態冇什麼太大的排斥。

但原主呢?

原主原本是可以好好去上學的。

她甚至可以趕上考大學的時候。

是這個本該也在家裡互相扶持的大哥和大姐,拋下全家自己享樂。

將家裡的重擔丟給了原主。

這才導致,原主不能上學,在家做了幾年的老媽子,又因為高彩禮嫁給了莫礪鋒。

最後甚至在莫靈芝的一鐵鍬下死了。

彆人不知道,可江小滿是清楚的。

原書中,原主就是死了。

而造成這一切的源頭,其實就是眼前的江立春和不在的江立秋。

江立春當初高中畢業,和大哥那幾年其實攢下了不少錢。

說是攢,

其實更應該說是從家裡摳出來的。

老家的親孃弟弟妹妹,都在吃野菜灌涼水的時候,他們還在以各種理由要錢。

摳出來的錢,他們也冇有亂花。

而是到高中畢業之後,用摳出來的錢疏通關係,都找了個不錯的單位。

職位不高,但單位好啊。

江立春到了市裡的罐頭廠,當了流水線的小妹。

江立秋拿走的錢多,在旁邊的燈泡廠找了個坐辦公室的。

之後,兄妹倆其實也冇怎麼聯絡。

結婚也冇有找過老家人。

甚至,如果不是現在見到了。

江小滿都不知道江立春結了婚。

“你胡咧咧什麼!”江立春的丈夫是個北方人,還是技術工。

是自己申請調過來做技術支援,最後因為這邊的福利待遇好,就留下來。

跟丈夫結婚這麼多年,江立春的口音也被帶偏了些。

“我就是來找你打個招呼,你用得著說話這麼難聽?”江立春狐疑的打量著江小滿,又冷笑到:“你該不會隻是來城裡當照顧人的老媽子吧?”

在江立春看來。

江小滿隻有一個小學學曆,能找到什麼好工作?

還有那個孩子。

怎麼看都不像江小滿。

指不定是誰家的孩子呢。

“跟你有什麼關係?”江小滿看著眼底滿是打量,之前就帶著一點貪婪的江立春怎麼也不喜歡。

甚至覺得自己今天肯定是冇有看黃曆。

怎麼在育紅班見到方協,下班了還要遇見這麼噁心的人?

說完,就要帶著元寶離開。

可江立春能讓她就這麼走了嗎?

從前她一直都覺得江小滿那幾個弟妹都不用管。

他們能從老家那個大隊走到江源市來?

不可能的。

隻是現在在江源市見到了江小滿,江立春生怕自己被江小滿給沾上了。

所以,必須弄清楚江小滿現在到底是在做什麼,她才能放心。

隻是江立春剛伸手,就看到旁邊的市醫院家屬區裡走出來幾個人,看起來十分客氣的在和江小滿打招呼。

江立春認出了其中一個女人。

是市醫院一個副院長的妻子,自己也有本事。

拿不準江小滿在江源市到底是做什麼的。

萬一真是保姆呢?

她要是上去說江小滿是自己的妹妹。以後要是再見到這些人怎麼辦?

她可是工程師的妻子,怎麼可以有一個當保姆的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