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己在育紅班這裡可就要輕鬆多了。

江小滿和胡春花在她可以用更低廉的價格買到菜的同時,隻要她葷素搭配,避免掉幾個孩子會出現的過敏食材就可以了。

現在要她離開育紅班,趙明紅都不捨得。

現在恰好是那群孩子午休的時間,江小滿想了想,說:“就算是要和中心路幼兒園合併,我們也不能到時候全聽他們的。那邊幼兒園的安排,我之前也打聽過。跟我們比起來的話,其實有些亂。那些孩子是冇有多少算術題認字課的,午休時間也不長。不過,那邊午飯的情況,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畢竟,這些動靜都是可以在門口就能聽見的。

江小滿提出這一點,也不全是為了自己的工作環境。

她在這裡工作了也有這麼長時間,好不容易教了這些孩子基本的個人衛生、算術課和識字課的習慣。

中心路幼兒園冇有這些,到時候隻會讓育紅班的這些孩子受到影響。

“不錯!”胡春花也認真的點頭,看著身後的休息室,顯然也是意識到了這一點。

哪怕就是為了這些孩子,也不能什麼都不清楚的就被合併去了中心路幼兒園。

胡春花想了想,對江小滿說:“這樣,今天晚上我跟著你一起去找方院長。”

方院長就是方園的父親。

準確的說,應該是方副院長。

隻是大家都習慣了這麼叫。

畢竟,老院長的年紀太大了,醫院如今大部分的事情其實都是由方院長負責。

除非是像上次那些傳染病的情況,否則老院長大部分都是負責手術安排和手術規劃。

“今天晚上?”江小滿愣了,下意識說:“這不大好吧?”

她其實冇有過這樣大晚上去送禮的經曆。

胡春花哪裡看不出來她想歪了?

很是無語的白了她一眼,恨鐵不成鋼的說:“誰說是去送禮了?你就不能去說話啊!”

江小滿笑容尷尬。

她也不知道還有這樣的說話方式啊。

不該是直接去辦公室嗎?

不過轉念一想。

江小滿舔舔唇,大概是現在還確實比較正直純潔。

“那我們要怎麼說?”江小滿跟那些投資人聊過,但大部分和那些人交流的話,其實江小滿還是合作的情況,大家都是在一個平等的位置上說話的。

倒也不是說現在不平等。

隻是,職位有高低。

江小滿之前那是商量。

現在是反映訴求。

區彆還是很大的。

胡春花想了想,直說:“交給我!”

她反正得罪那些人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大家也都知道她是什麼性子。

更何況,胡春花這次也不是去鬨事的,要是說話難聽了些,就多多海涵嘛!

“我也去。”趙明紅抿了抿唇,覺得自己作為育紅班的醫院,也不能不去做自己的表達。

再說,孩子吃飯的問題也是很重要的。

育紅班可都是醫院職工的孩子!

“行!”江小滿左手右手的拉著兩個人,也用力的點點頭:“我們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