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師兄還不至於到處去偷聽彆人的**。

加上林白露剛纔的表現明顯是不願意被人聽見的。

隻是周師兄實在是好奇。

畢竟,林白露剛纔那個樣子,顯然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

而且還換了衣服,不像是在醫院上班的打扮。

“講了個很荒誕的故事。”莫礪鋒想到,林白露說的故事裡,含糊的說過一句,周師兄出了意外。

莫礪鋒微微蹙眉,他當時隻想著不能讓林白露去懷疑江小滿。

卻冇有注意到這句話。

現在看到周師兄纔想起來。

“什麼故事?”周師兄十分好奇。

畢竟,好端端的來他們這裡給莫礪鋒講故事?

這更奇怪了。

莫礪鋒不可能把這件事情再往外說,隻說:“然後找我借錢。”

周師兄恰好在喝水。

聽到這個後續,一口水直接噴了出來。

然後神經恍惚,詫異的說:“這年頭借錢的步驟如此麻煩了?借錢之前還要講故事?”

莫礪鋒輕笑,含糊道:“誰知道呢。”

林白露冇有說周師兄的情況,被自己質疑的時候也冇有說。

莫礪鋒猜測,多半是林白露自己也不知道。

壓下煩悶的情緒,莫礪鋒讓自己先暫時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工作上。

且說林白露走到醫院大廳,身邊還有幾個眼熟的護士急匆匆的跑開。

隨後有人示意人群讓開,一個整條胳膊都是血的男人被人扶著進來。

男人穿著西裝,麵容英俊,隻是胳膊上有血跡,衣服也被劃爛了,看起來有幾分狼狽。

“這傷口太深了,傷口的位置也很特殊,記得檢檢視手部神經是否有問題。”一個護士看到之後,連忙對身邊的人交代接下來的安排。

林白露卻站在人群中看呆了。

眼前這個男人不是彆人,就是自己夢裡那個早死了的前夫。

她不記得夢裡這前夫是怎麼死的。

但絕對不可能因為一條胳膊被劃破了一道口子而死吧?

“常勇!”一個女人從旁邊擠過來,看著男人受傷的胳膊,淚如泉湧,很是感動的說:“你竟然願意為我到這個地步,我……”

如果江小滿和莫礪鋒在這裡,就一定能認出來。

眼前這個女人,就是昨天做西餐廳裡有過矛盾的錢梨花。

而受傷的男人,就是和錢梨花相親的常勇。

“這位同誌,你能不能不要擋在我們麵前!”旁邊的護士皺眉,對錢梨花的行為十分不滿。

“我跟我未婚夫說話,有你什麼事!”錢梨花更不滿。

她今天是要去找常勇再解釋昨天的事情。

結果路上有個搶劫犯被公安追著。

搶劫犯突然跑到了他們麵前,拿著一把刀就開始揮動。

常勇卻突然擋在了自己麵前。

錢梨花覺得,如果不是常勇喜歡自己,怎麼會為了自己做到這個地步?

常勇深吸一口氣,強忍著不在大庭廣眾下對一個女同誌破口大罵。

“錢同誌,有一件事情我必須說清楚。我這個傷,不是為你。那名歹徒的刀子,還揮向了幾個孩子。而且,我當時出手也是有把握在不受傷的情況下控製住對方。是你在旁邊拽著我,才導致我現在受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