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莫礪鋒語氣冷厲,表現出來的樣子也似乎是對林白露之前說的那些話嗤之以鼻。

“我說的都是真的。”林白露冇想到莫礪鋒的反應竟然是如此。

這要讓她接下來的事情怎麼辦?

“不說那些荒唐的事情了。”莫礪鋒轉移話題,隻問:“你找我到底是有什麼事情?我可不認為,你會來找我說故事。”

大概是莫礪鋒的態度刺痛了林白露,加上自己過來的目的,林白露隻覺得內心一陣羞憤。

“我……我想找你要點錢。”

她既然打算去北方,那當然是要籌備一些資金,作為自己起家得到第一桶金的基礎。

她的工作用最快的速度賣掉。

隻一個小時。

畢竟,林白露現在的工作還是看起來非常風光的。

又輕鬆,還體麵。

之前就有人打聽過,所以林白露到了市醫院之後,就先找到了那個人,然後把工作賣了三百七十塊錢。

隻是,三百多塊錢也不夠。

林白露這纔想到了來找莫礪鋒。

莫礪鋒簡直聽樂了。

且不說他和這個林白露根本冇有什麼交情。

就算是有,就林白露打電話去青山大隊,故意招惹來莫靈芝,隻為了對付江小滿的時候。

這樣一個人,在自己這裡,已經是對立的人。

“我知道我這麼說很突兀,可我真的是冇有辦法了。我留在這裡,隻會被我父母要求去結婚,我不想嫁給那些長得跟豬頭三一樣的人。”

林白露說得淒慘,還流出了眼淚。

莫礪鋒隻從眼淚裡看出了虛偽。

他其實也挺好奇的。

林白露怎麼就會認為,自己一定會給她錢呢?

“我就算是想給,你也找錯了人。我的工資都是交給小滿的。不過,你給我講了一個荒誕的故事。”

莫礪鋒說著,從口袋裡翻出了一張兩元的紙幣:“這個給你。”

林白露看著那張兩元錢,眼淚也不流了。

隻覺得渾身氣得顫抖。

“你如果還打算跟彆人講這個故事,那你最好去找年紀小一點的小孩。可笑。”

說罷,莫礪鋒轉身就走了。

也是莫礪鋒的這個態度,林白露才意識到自己剛纔的表現有多愚蠢。

莫礪鋒怎麼可能會相信自己說的話呢?

說不定,還要因為自己說江小滿早死了而生氣。

看著手裡的兩塊錢,林白露氣得想要撕碎。

隻是想到自己的計劃,林白露咬著牙又收起來了。

“難怪夢裡一輩子都隻是醫生,還不是靠我做生意才過上好日子!”林白露冷哼。

她夢裡既然能成為那麼厲害的女企業家,那現在怎麼不可以?

莫礪鋒!

等著吧。

到時候她功成名就回來,要用一堆兩塊錢紙幣砸在他麵前。

想到這些,林白露就怒氣沖沖的離開了。

回到辦公室的莫礪鋒,很快就被周師兄纏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