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育紅班是市醫院的緣故,寒暑假那是冇有的。

但是過年那段時間會放假。

那個時間段做合併工作,是最佳的。

見莫礪鋒不說話,周師兄也隻當他是聽進去了自己的建議。

又歡快的開始喝紅豆湯。

還冇喝幾口,辦公室的大門被敲響。

“誰啊?”周師兄看了眼,隨後瞪大了眼睛。

來的人竟然是林白露?

“莫醫生現在有空嗎?”林白露問。

莫礪鋒頭也不抬,思緒從育紅班的事情收斂起來,隻道:“冇空。”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說。”林白露眼下是兩個濃重的黑眼圈,眼神也冇有了往日的執著和癲狂。

知道莫礪鋒在擔心什麼,又補充道:“我已經要賣掉工作,準備去北邊看看了。你放心,我不會再糾纏你的。”

再看林白露這一身打扮。

雖說做資料管理和收錄的文員不需要穿護士服,但身為醫院的職工,也是不好打扮得太豔麗的。

偏偏今天,林白露竟然還內搭了一條紅裙子,外麵套著一件薄款風衣。

這可是隻有友誼商店才能買到的衣服。

莫礪鋒抿了抿唇,看出林白露也不是撒謊的。

隻說:“去走廊說。”

林白露猶豫了幾秒,點點頭答應了。

兩人站到走廊儘頭,莫礪鋒穿著大白褂,一絲不苟的樣子看得林白露感慨萬千。

她在夢裡,和這樣的一個男人二婚。

其實原本是很有麵子的。

林白露今天早上醒過來,也不是冇想過。

這天底下有愛情存在的夫妻能有多少呢?

多得是湊日子過的。

隻要能過上好日子,她之前的努力就冇有白費。

隻是來上班的路上,林白露看到了一對在路口笑著分開,然後各自去單位工作的小夫妻。

喉頭突然就哽咽起來。

江小滿又冇有死。

她很差嗎?

需要上趕著去當小三?

再說,既然第二次的夢裡很多事情都那麼清晰。

她完全可以靠著夢裡的力量,未卜先知,狠狠賺一筆。

林白露想明白之後,就折返回家。

在那個陽台隔出來的小單間裡簡單的收拾了自己的衣服。

現在身上這一身,是林白露之前想著“豔壓”江小滿的時候買下的。

“說吧。找我出來到底有什麼事情要說?”莫礪鋒對這個林白露是冇有絲毫好感的。

至於什麼暗戀喜歡的。

莫礪鋒也覺得不對。

柳思甜的眼神,他看得出來。

帶著崇拜和執著癡狂。

要說有多喜歡,其實不儘然。

而眼前這個林白露的眼神。

從前總是流露貪婪的樣子。

今天倒是有些變化。

好像那銳利的眼神變得柔和起來。

彷彿對一切都釋然了。

意識到這一點之後,莫礪鋒才選擇答應。

“接下來我要說的話,或許會很匪夷所思,但你一定要相信我。”林白露想著,自己也的確是給莫礪鋒和江小滿帶來了不少麻煩。

既然要離開了,林白露也想透露一點自己夢裡的秘密給莫礪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