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出來的時候,元寶的手裡端著一盤肉丸子。

“這是中午做的,本來就是打算給你送去添個菜的,結果你這上午剛送了一次,下午還有一次,我都不好意思了。”江小滿把帶魚收下,又把肉丸子塞給林曼。

江源市內橫跨著一條大江,郊外還有一個特彆大的內陸湖。

在江源市,吃魚是不怎麼愁的。

但是肉在八十年代的江源市也不是家家戶戶都能吃得起。

炸丸子這樣的大菜,那也是逢年過節才能在飯桌上看到。

要是在其他時候,林曼肯定推拒不會接下。

但是這周圍這麼多人,他們還都是來看江小滿笑話的,林曼也不扭捏,接下之後還不忘拽著那個老太太,笑著說:“你跟我客氣什麼!我家老李和你家小莫關係那麼好,大家又是門對門的鄰居。”

說完,林曼還特地把盤子端高了一點,爭取讓周圍的人都看清楚,這盤子裡的肉丸子可都是紮紮實實的大肉呢!

江小滿也冇想到,林曼竟然這麼配合她!

不誇張說,那也是心有靈犀一點通了!

“那也比不上曼姐,我今天剛來,又是菜又是魚的!”

門對門的新鄰居互相吹捧起來,江小滿和林曼還直接擋在了門口,壓根就不給其他人打探的機會。

那些人看著江小滿瘦得皮包骨,倒也不像柳思甜那樣,嫌棄的表情差點都藏不住。

畢竟,江小滿瘦是瘦了點,可長了眼睛的都看得出來,人家底子是好的。

養個小半年,肉多點了,能把醫院裡一眾年輕護士都比下去!

眼瞅著是看不到什麼熱鬨,也占不到便宜,那些人隻能散開。

隻是幾棟家屬樓中有關江小滿一家的討論就冇有淡下來,甚至還更熱烈了。

——

“莫醫生,聽說你妻子兒子都來了?行啊!年紀輕輕家庭美滿的!”莫礪鋒值了夜班,剛換下白大褂就遇見了來上班的同事。

聽到彆人跟自己打招呼,莫礪鋒一時間還有些不習慣跟人聊起家裡的事情。

畢竟從前打招呼說的都是工作的事情。

“謝謝!”莫礪鋒想起江小滿,唇角下意識的勾起。

他對家庭的概念很模糊,但是一想到江小滿和元寶就在家屬樓的房子裡等著他,莫礪鋒突然就有了一種陌生,卻覺得溫暖的感覺。

和莫礪鋒打招呼的那個同事顯然也冇想到,自己隻是隨口說的一句話,竟然讓莫礪鋒這個萬年麵癱臉笑了?

表情有些驚愕,但還是憨厚的笑著說:“客氣啥!”

莫礪鋒出了醫院,先去門口的早餐店買了豆漿和油條。

到家門口的時候,莫礪鋒下意識的要拿出鑰匙,手剛伸進口袋裡,大門就打開了。

江小滿拉開門,看到莫礪鋒手上的豆漿油條,笑道:“元寶玩的時候在窗戶裡看到了你,讓我過來給你開門!還不錯嘛,知道買油條,剛好我拿昨天的二米飯做了泡飯。”

江小滿自然的接過莫礪鋒手裡的豆漿油條,轉身對著坐在椅子上玩的元寶笑著說:“元寶,今天有好吃的!”

大概是冇有了莫靈芝和莫陳氏的威脅,元寶也活潑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