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之後在酒店裡遇見方協,就更是如此了。

再說,從某種程度上,方協其實也會將自己看做是跟方和一夥兒的。

這兄弟倆之間的問題,江小滿一點也不想沾惹。

眼看著江小滿就要關上門,方協連忙抬手擋住:“江老師,你這就太不近人情了吧?我跟方和的感情不好,你也這麼向著方和?”

江小滿深吸一口氣,總覺得方協最後一句話說得十分曖昧。

“首先,你說的交流,我讓你去走程式有什麼不對?其次,我家男人跟方和的關係那麼好,我也看得出來你跟方和的感情不好,那我會這樣很正常好不好?”

江小滿說得直白。

就差冇把“你居心不良”說出來了。

“好!”方協見江小滿油鹽不進,冷笑道:“放心,我肯定會去打申請的。不過,到時候就不知道還有冇有你們市醫院育紅班了!”

說著,方協得意的輕哼一聲,轉身離開。

他今天過來,原本是真的想要跟江小滿學點什麼。

隻是這人既然是這個態度,不學拉倒。

想到自己昨天在上司那裡聽到的內容,方協得意的吹口哨。

他是比不過方和。

就連莫礪鋒也比自己有出息。

爸媽在家不是掛念方和,就是說莫礪鋒有多優秀。

這段時間,甚至方園也在家整日裡說起江小滿。

等著吧。

他總有一天會比那些人還要強的。

方協如何心有不甘,江小滿不知道。

隻是方協說的話,她卻是十分在意的。

見教室裡的那群孩子都安安分分的寫作業,江小滿連忙去找在辦公室吃紅豆圓子湯的胡春花。

把剛纔方協說的話複述了一遍。

“我總覺得,肯定是有什麼事情。方協如果想要知道什麼內部訊息,那就隻能是他那個係統的。會不會……”江小滿冇有把話說完,但那個“會不會”後麵具體是什麼內容。

胡春花也聽得懂。

胡春花倒吸一口涼氣,紅豆湯也不覺得有多甜了。

趕忙將碗放在一旁。

就連坐在旁邊吃東西的趙明紅也跟著一起放下碗。

“也不是冇有這個可能。”胡春花思忖片刻,說:“你等著,我去打探打探訊息。”

胡春花在市醫院的時間最久。

儘管早些年做了不少荒唐事,到現在還處處惹人嫌。

但打聽些訊息還是可以的。

就連趙明紅也坐不住了。

“我……”剛說話,就想起自己還有一堆菜冇有收拾。

畢竟是從小跟著廚子老爹學習廚藝的。

不僅做菜好吃,收拾備菜這些動作也要比旁人快上幾分。

又快又好。

所以,自打趙明紅來了。

江小滿和胡春花甚至都冇有機會再伸手去擇菜。

這些趙明紅一個人就能全都搞定了。

“彆你啊我啊的了。你先去廚房忙,我照看孩子去。”

江小滿目送著胡春花出去,又拉著趙明紅往後麵廚房走。

趙明紅也知道江小滿的安排冇錯,隻是覺得自己太冇有用處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