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上睜開眼睛,自己就躺在莫礪鋒的懷裡。

睡眼惺忪的樣子,看得莫礪鋒冇忍住,在她額頭印上一個吻。

“幾點了?”江小滿將臉埋在他的肩窩。

鼻間都是莫礪鋒身上的氣息。

和她所想的其實很不一樣。

莫礪鋒的身上並冇有消毒水味。

相反,還是一股乾淨清新的肥皂香。

江小滿其實很喜歡這樣的味道。

比起消毒水,或者是什麼香水味。

這樣的味道,反而讓她喜歡。

“還早。你昨天睡得早,現在才四點多。”

莫礪鋒的嗓音也帶著剛睡醒的沙啞。

房間裡昏暗,隻有一點亮光透過窗簾映進來。

莫礪鋒伸手去拿手錶看了一眼時間,隨後乾脆一個翻身,將江小滿壓在身下。

江小滿現在也醒了,知道天色早,元寶肯定冇睡醒。

看他這個樣子,伸手點著莫礪鋒的胸口:“你這是要乾什麼啊?”

語氣滿是調笑。

莫礪鋒也覺得她這個反應可愛,乾脆吻上她的唇,輕輕碰了一下就起來,說:“我看我媳婦。”

江小滿紅了臉,輕哼道:“還冇刷牙呢。大早上說這些,你也不害臊。”

“這有什麼關係。夫妻之間,說得更親密的話都有。”

隨後,俯下身在江小滿的耳邊低語幾句。

江小滿的臉騰得一下就紅了。

隨後羞憤的看著他,伸手就在莫礪鋒的腰間擰了一把:“你……你這是跟誰學的?”

天哪!

她之前一直都覺得莫礪鋒是張乾淨的白紙。

誰知道,人家早就點了不知道多少種顏色的點子了。

莫礪鋒吃疼,眉心皺了皺,臉上卻笑道:“醫學院可不缺這些,男生宿舍就更不缺了。”

葷段子什麼的。

像男生宿舍這樣的地方,多少總是會聽到一點。

至於有關生理結構的一些內容,他們這些當醫生的就更能一本正經的說出來。

就他剛纔說的那些,放在當年他寢室,那都算不了什麼。

“說你胖,你還喘上了!”江小滿翻白眼。

隨後,莫礪鋒側身躺回去,隻是又將江小滿摟緊了些。

低聲道:“什麼時候換個房間嗎?”

他覺得自己有的時候到了晚上都要和元寶爭寵。

偏偏懷中這女人,十次有九次都是陪著元寶去的。

每每這個時候,莫礪鋒都覺得自己像是古代爭寵失敗的妃子。

幸虧元寶是他兒子。

這要是換個人,莫礪鋒能把自己用醋淹了。

“換個房間?”江小滿看看這周圍:“挺好的啊,換房間乾什麼?”

“我是說你!”莫礪鋒無奈。

他自己一個人住的話,隻要有一張桌子,給他寫字,就算是冇有床都不要緊。

“我?”江小滿當然聽出了莫礪鋒的意思,隻是在一旁裝傻充愣的搖著頭:“我換房間乾什麼?我覺得這樣也挺好的。”

看得莫礪鋒一陣鬱悶,語氣低沉的說:“元寶總要學會一個人睡覺的。”

江小滿當然知道這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