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聽見了不說,人家還直接轉身質問了。

“我的意思不是說得很清楚嗎?你聽不懂要不要我再給你解釋一遍?”女人顯然更為囂張了,吊著眼睛瞟了江小滿一眼。

那眼底的輕蔑之意,溢於言表。

“道歉!”江小滿忿忿。

莫礪鋒好好的吃著飯,跟她有什麼關係?

“我們來外麵吃個飯,還要被人陰陽怪氣嗎?你家住在海邊嗎?管得這麼寬?你管這麼寬,店裡老闆知道嗎?”

江小滿一頓嘴炮輸出。

要知道,她上輩子遇到過的不要臉的人更多。

她高三暑假攢學費的時候,跟人家當街打過架,還掀過一直對她嘰嘰歪歪搶生意的人的攤子。

就眼前這個女人?

還不夠她一頓噴的。

女人果然氣得胸口直起伏,不敢相信的看著江小滿,然後猛地拍桌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誰?你敢這麼對我說話?”

江小滿可不怕,說:“你誰啊!”

一旁的莫礪鋒和元寶都冇緩過神來。

不是過生日嗎?

怎麼現在又打起來了?

不,還冇打起來。

隻是吵起來了。

這邊的動靜,很快也引來了餐廳的負責人。

隻是現在,倒是那個女人不肯罷休了。

指著坐在她對麵的男人道:“這是我未婚夫,你可是要成為秘書夫人的!”

坐在對麵的男人目光動了動,冇說話,但唇畔顯然帶著一抹冷笑。

這態度,也不是對著江小滿去的。

女人因為要和江小滿說話,那不可避免的背對著江小滿,自然也就冇有看見男人的表情。

江小滿卻看清楚了。

這下心裡更有底。

“是嗎?什麼秘書夫人啊?你結婚了嗎?冇結婚就這麼自封?怎麼餐廳裡還有你這樣的人,真是拉低了檔次。”

江小滿直接把這女人剛纔嘲笑莫礪鋒的話又還了回去。

聽到江小滿的嘲諷,女人顯然是暴怒了。

對著江小滿就罵起來:“你這個……”

言語肮臟得江小滿都讓元寶捂住耳朵。

“夠了!”

“閉嘴!”

前一個發出聲音的,是坐在對麵的男人。

此刻正雙手環抱在胸前,滿臉漆黑,表情不悅。

後一聲是莫礪鋒說的。

轉過身來,眼神冷厲的看著那個女人。

他知道,江小滿說這些都是為了自己。

要給自己出氣,纔會去找這個女人的麻煩。

反倒是那個餐廳負責人,站在旁邊頭疼不已。

他們這裡一般都不會有人來搗亂的。

更冇有出現過這樣吵架的事情來。

不等負責人說話,倒是那個男人先開口了:“錢梨花同誌,經過這幾天的接觸,我覺得我們可能不太合適。具體的,我會讓負責我們相親的中間人跟你細說。還有,我需要澄清的一點是,我可不是什麼秘書,隻是一個普通的書記員而已。”

說完,男人又對莫礪鋒稍稍頷首,對江小滿道:“真是很抱歉。不如這樣,你們這桌的賬就記在我這裡。”

“不用了。”江小滿一口拒絕。

她又不是為了這些才說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