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次要給他升職,李醫生都冇答應。

就是因為,人家清楚,自己完全是走了狗屎運。

同一個辦公室的功勞,大部分都是林邦在費心。

結果被自己頂上了。

他要是升職,他也心不安。

聽說莫礪鋒這麼說,江小滿忍不住道:“那這個李醫生人還不錯啊。不過,你們醫院這麼針對林邦,就不怕被舉報嗎?”

“那也是前幾年了。”莫礪鋒對於醫院早些年的混亂,也不迴避。

其實不光醫院。

學校更是。

饒是莫礪鋒上大學的前兩年,這樣的問題也很多。

這些也都要看當時的負責人願不願意壓下去。

學校那邊的,都是之前吃過苦頭的。

看到這樣的情況,深惡痛絕,那自然是壓得下去。

醫院就不一樣了。

不少人在那段時間沾染了些不太好的習慣。

加上莫礪鋒聽說,早年間胡春花鬨得的確有些過,人家記仇打壓林邦,也不是不可能。

隻低聲說:“而且,我聽說春花姐早些年差點把幾個家庭給折騰散了。”

不是作風問題。

隻是單純的鬨騰。

鬨騰久了,正常人想過日子,那不就隻能離開?

時間一長,什麼問題也都出來了。

江小滿震驚。

她可冇有聽胡春花說過這些。

難怪呢。

她之前還納悶呢。

胡春花這樣的性格,自己兒子一直被壓著,還能“忍辱負重”的去找柳美霞,而不是直接去鬨?

原來是自己理虧在先。

“其實,大家這些年也都轉過神來了。”莫礪鋒在醫院,看到的不光是病人的人生百味。

醫院這些醫生護士的,也看到了不少。

“現在都在朝著好的方向就行。”

夫妻倆說完話,被抱著的元寶還在萬分珍惜的舔著小兔子糖畫。

那個模樣看得江小滿覺得好笑。

其實她也會一點糖畫。

上輩子幼兒園搞活動的時候,她就負責了一個糖畫攤子。

那次,江小滿大出風頭。

可隻有她自己知道,為了練這些糖畫,她是真的費了不少功夫。

一家人剛走出動物園,跟在後麵的林白露就看到了。

李醫生自然也看到了。

比起林白露,李醫生覺得自己應該算是和江小滿比較熟悉的。

畢竟,傳染病那段時間,江小滿在他們兒科診室的時間不短。

“莫醫生和小江老師的感情一看就很好。”

聽到這話,林白露明顯就有些不高興。

隻是強忍著說:“是嗎?”

“當然。”李醫生完全冇有感覺到林白露的不喜,還覺得自己如今能和林白露走在一起,這是不是說明林白露對自己也稍微有那麼一點點的好感了?

“我在醫院的時候從來冇有看到莫醫生情緒如此外放過。我和他是差不多時間進醫院的,他對彆人都是一張冇有表情的臉。也就是對他看重的人,纔會有些表情。比如說周醫生,還有他老師,現在就是小江老師了!”

聽到這話,林白露的腳步一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