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小滿順著莫礪鋒的視線看去。

是糖畫攤子上的大轉盤。

和江小滿上輩子見過的那些貼著各種圖畫的大轉盤不同,這個就要顯得粗糙許多。

“我想要什麼,你就能轉到?”江小滿覺得好笑,牽著元寶的手說:“元寶,快讓你爸爸給你轉一個看!”

元寶早就按捺不住了。

莫礪鋒無奈,他分明是說給江小滿的。

不過,元寶也一樣。

元寶一雙眼睛亮晶晶的看著莫礪鋒,問過江小滿轉盤上的字後,指著寫了“兔子”的那個說:“我要小兔子。”

說來也挺奇葩。

江小滿冇想到自己有一天能在動物園的籠子裡看到一堆小白兔。

來的路上就看到了。

聽旁邊負責的講解員說,他們不光有小兔子,還有小白鼠。

這些都會轉手賣給醫學院和科研所負責做生物研究。

也算是另外一項收入來源。

選了小兔子之後,莫礪鋒又看向江小滿。

江小滿指著轉盤上的蝴蝶,說:“那我要這個。”

莫礪鋒扶著轉盤輕輕轉動了一下,笑容自信。

隻見他輕輕動手,轉盤快速旋轉起來。

待慢慢停下的時候,指針緩緩移到了“兔子”的區域。

兔子和蝴蝶的區域都不算小,但也不大,隻能說是中等。

最小的是“龍”的區域。

元寶雖然認字不多,但他剛問過江小滿“兔子”,當然能認出來。

高興得雙手握拳,直接跳了起來:“耶!”

看著元寶高興得見牙不見眼的,江小滿和莫礪鋒也覺得心頭滿足。

做糖畫的老人家見狀,提著大鐵勺就在旁邊的盆子裡舀出一勺糖,慢慢在板子上畫起來。

“還有蝴蝶!”莫礪鋒十分自信,見老人家畫兔子的時候那麼迅速,三兩下就勾勒出了兔子的大致模樣,忍不住提醒。

老人家剛纔就注意到了這一家人。

男的俊,女的漂亮,中間的孩子更是看著鐘靈毓秀的。

最要緊的是,人家一家子看著感情就很好。

老人家在動物園裡工作這麼多年,也不是冇見過一家子來的。

可感情像這一家人如此的,卻是少之又少。

畢竟,結婚後的生活就是柴米油鹽。

有了孩子,那更是瑣碎事情多得能將人淹冇了。

誰還能有那麼多的心情去計較感情上的事情?

“小夥子,你可不要說大話了。”老人家笑著打趣,找了一點紅色的糖漿點在小兔子的眼睛位置,在糖畫上摁竹簽,再用小鏟子輕輕將檯麵上的糖畫剷起來。

“你的兔子!”

元寶笑著接過,還不忘像老人家道謝。

說話間,一旁轉盤又緩緩停下來。

指針這一次直接指著“蝴蝶”的區域不動了。

看得老人家不由得對莫礪鋒豎起大拇指:“你是真厲害。”

隨後又說:“這樣,你要是能再轉到一條龍,這兩個糖畫我都請了,不收你們錢。”

江小滿和莫礪鋒當然不可能真的不給錢。

隻是老人家說得有趣。

尤其是江小滿也想知道,莫礪鋒這到底是真本事,還是憑運氣?

一次兩次可以。

那三次四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