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幸虧莫礪鋒眼疾手快,把元寶拉了起來。

“今天晚上太興奮了,現在把力氣都耗乾淨,就困了。”江小滿看著元寶,語氣滿是無奈。

看著元寶這個樣子。

夫妻倆相視一笑,給元寶洗了臉,再放上床,這才坐在客廳鬆了口氣。

“今年醫院會組織職工去市裡的動物園,大家調班,全部職工分成四批人,分批次去。說起來,你們來江源市這麼久,還冇有好好的在這邊逛過。”

莫礪鋒也是今天纔想到的。

他平時不是在醫院上班,就是在家做飯。

如果不是今天在醫院聽說了這件事情,根本想不到帶著江小滿和元寶到市裡各處玩一玩,逛一逛。

想到這些,莫礪鋒就覺得一陣懊惱。

江小滿其實也冇有想到。

主要,是她不覺得這個時候的江源市有什麼好逛的。

江源市是她上輩子冇有出現過的城市。

但是看地圖的話,其實是和粵省臨近,又靠近贛省。

這也就導致,江源市的人有喝早茶的習慣,但又有各種米粉文化。

不僅如此,口味也很奇妙。

有的江源市人喜歡粵省的口味,有的又偏向贛省的口味。

口音雖然不像這兩個地方,都有自己的方言,而是大部分都說普通話。

像是一個兩省人士集中的地方。

江小滿上輩子一直在北方,隻有旅遊和出差會來南方。

所以也冇有太大的感覺。

看到城市更冇有什麼很大的興趣。

畢竟,現在的城市比起幾十年後,還是要落後一點,娛樂場所也不多。

就算是有,也不適合江小滿帶著元寶一起。

這也就導致,江小滿也冇想過要帶著元寶到處去逛逛走走。

江小滿也懊惱的拍著大腿,對莫礪鋒說:“你冇說我也給忘記了!你們去動物園是什麼時候?看能不能和元寶生日的時間安排在同一天。我們就可以從動物園出來之後,帶元寶去吃一頓西餐,怎麼樣?”

“我明天去醫院問問。”莫礪鋒也是心頭微動。

說起來還有些不好意思,他其實都忘記了元寶的生日是哪天。

大概是話說到了這裡,莫礪鋒摟著江小滿的肩膀,突然道:“這段時間,辛苦你了。”

江小滿愣了一下,突然問:“難道不是這幾年?”

兩人一陣沉默。

莫礪鋒也不知道如何說。

他結婚前是見過江小滿的。

他可以確定,那個樣子的江小滿不可能變成如今這個落落大方的樣子。

那時的江小滿雖然聰明,卻不至於如此。

更不要說,在青山大隊那樣的環境下,江小滿還能如此蛻變?

“我都會負責的。”

好半天,莫礪鋒突然道。

江小滿被他這話嚇了一跳。

隻要還有腦子,就能聽懂莫礪鋒這話裡是什麼意思。

他都知道了?

江小滿猛地推開莫礪鋒,兩人麵對麵看著對方。

莫礪鋒的眼神複雜,但更多的是心疼和愧疚。

江小滿卻是滿目震驚,心頭還有些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