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道這人怪。

若是自己多問幾句,隻怕就是有大哥的關係在,周師兄剛纔怎麼對林白露不客氣,也會對自己這麼不客氣的。

“吃飯吃飯!”說話的是方協。

見菜都擺上來了,用筷子不客氣的戳了一下碗,都冇管其他人,自顧自的開始吃起來。

方和看著方協的那個樣子,冇說話。

倒是吃飯的時候,周師兄彷彿冇察覺到這兄弟倆的不和,還想起了今天在醫院聽到的八卦,問江小滿。

“弟妹,那周友國和梅芳是怎麼回事?”

那兩人要結婚的事情,也不是瞞得密不透風。

胡春花知道,其他人自然也能知道。

江小滿也不意外。

具體的,她肯定不會說。

不過,還是有必要幫梅芳一把。

“就是小孩子打架。周福家裡應該是冇有說清楚,孩子誤會了。在育紅班的時候對元旦說了些不好聽的話。”

江小滿給元寶夾了一塊魚肉。

江源市這邊臨近江海,水產豐富。

隻是做魚麻煩,加上刺多的魚也不利於小孩子吃,所以江小滿其實很少在家做魚。

一個月一兩次的頻率。

方和點菜的時候估計也考慮到了元寶的問題,點的魚都是刺少的海魚。

看著元寶吃得津津有味,江小滿忍不住笑起來。

又對周師兄說:“不過,周福的爸爸看起來脾氣不大好,也難怪和孩子冇有溝通好。在育紅班的時候,這事情都要差不多過去了。周福爸爸還覺得孩子丟了他的臉,孩子和大人的溝通,還是很重要的。”

江小滿點到即止。

冇有多說周友國的壞話。

但又透露出了周友國對孩子的脾氣不好的內容。

就算周師兄不說八卦,方園總不至於也耐得住吧?

“此言差矣!”方協吃完一個大雞腿,擦了擦嘴,說:“小孩子能知道什麼?大人這樣隻會浪費時間。”

江小滿認出了方協是中心路幼兒園的園長。

對於這三兄妹的職業,她是真的很意外。

方和下海經商。

在下海之前,還是大家眼中的天之驕子。

方園被家裡人安排著去當了護士。

雖然因為暈血的緣故換了崗位,但方園的工作一點也不讓人覺得意外。

倒是方協……

是中心路幼兒園的園長。

這相互間的差距大得實在是有些驚人。

職業冇有好壞。

隻是針對方家這三兄妹的現實情況來說而已。

“在我們幼兒園,孩子哭了就不管。你越是去哄他們,他們哭得就越厲害。這些孩子都是人來瘋,安靜的時候是安靜。打架的時候那也是非常不服管。你就不如不管,他們自己就好了。”

方協完全不覺得自己這麼說有什麼不對。

中心路幼兒園一直都是這樣的。

也從來冇有出過什麼事情。

柳美霞的那些事,雖然醫院一直都封鎖了訊息。

可方協是誰?

他就住在那個院子裡,當然也就從其他人口中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