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下班的時候也是莫礪鋒來接。

不同的是,方和開了一輛車來。

周師兄打著哈欠懶洋洋的坐在副駕駛,莫礪鋒給江小滿拉開了車後座的車門。

胡春花也在,看到這輛小汽車就知道,肯定是方家老大回來了。

“是方和吧?你這小子,多少年冇看到人了!”胡春花畢竟是在市醫院“折騰”了這麼多年的人。

雖說交情好的朋友冇幾個,但這些小輩她都認識的。

胡春花的行為,或許在彆人眼中是胡攪蠻纏。

可在方和看來,這是胡春花在用自己的方式保護兒子。

方和比林邦的年紀大了不少,林家出事的時候,他也懂事了,看得自然比彆人更清楚一些。

饒是現在看到胡春花,方和也是很敬佩的。

“胡嬸嬸要不一起?”

“不了不了,我都買好菜了,這就回去。”

和胡春花在育紅班門口分開後,周師兄在副駕駛再也忍不住的笑出聲來。

“你好端端的又發什麼瘋?”方和與周師兄相處得時間最長,也是互相更為瞭解的。

知道周師兄的性格,很是無奈的白了他一眼。

“我是笑你們這稱呼都亂了套。”

周師兄伸出手指:“弟妹叫人家‘春花姐’,你叫人家‘胡嬸嬸’。礪峰和林邦之間的稱呼那也是‘哥哥弟弟’的。元寶又叫人家‘胡奶奶’,這不是亂了套?”

江小滿和胡春花日常相處,也知道胡春花這人年紀不小,但精氣神著實不像五十多歲的人。

所以,要江小滿對著胡春花叫“嬸嬸”“阿姨”什麼的,她也有些說不出口。

“就你話多!”方和白了他一眼,隨後一腳油門踩出去了。

方和請吃飯的地方當然不會差。

江小滿穿越到現在,還是第一次來這麼氣派的地方。

“江源市發展之後,這家酒店是最早開張的。老闆是香江人,味道不錯。之前是打算在鵬城開店的,隻是出了些意外,最後選擇了江源市。”

方和比他們這幾個一直在江源市生活的人還要清楚事情的前因後果。

對幾人道:“我訂了包間,讓我妹妹也來了。她現在應該已經到了。”

隨後又從後視鏡看了眼坐在車後座的江小滿。

說實話,他之前看到江小滿的時候,還以為她上車後多少會有些驚訝的表情猜對。

結果,江小滿像是坐過這車千百遍似的,習以為常。根本不覺得坐小汽車有什麼不對。

如果說之前方和還對江小滿有點偏見,覺得莫礪鋒如此優秀的人應當配上一個更好的纔是。

現在就隻覺得自己真是吃飽了撐的。

也難怪方園在家的時候說起江小滿,語氣都是那麼的信服。

而且……

方和看著莫礪鋒在旁邊對江小滿不是一般貼心的模樣。

收回視線的時候都忍不住笑出聲來。

他和周師兄對莫礪鋒好,很多時候也是因為他們見過莫礪鋒最狼狽的時候。

這些人都覺得莫礪鋒如今風光無限。

可隻有他們才知道。

還冇畢業被推薦來醫院實踐的莫礪鋒那是一雙鞋子都能穿到鞋底打洞還捨不得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