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和啊!”周師兄顯然與方和更為熟悉,聽說了方和來了,晚上還要請吃飯,彷彿瞬間精神了起來。

“我今天晚上可要好好的宰那小子一頓。好傢夥,走了一趟一年半冇回來。”

周師兄摩拳擦掌,什麼八卦都不在他心上了。

——

育紅班。

周福和元旦已經不打架了。

隻是兩個孩子互相看到對方的時候,還是會露出不滿的神色。

尤其是元旦。

“江老師,我是拖油瓶嗎?”

考慮到兩個孩子現在還是不要見麵比較好,江小滿和胡春花各自帶了一個在不同的地方坐下。

江小滿帶著元旦坐在房間裡,胡春花則是帶著打了架還理直氣壯生龍活虎的周福在院子裡。

聽到元寶小聲的問自己。

江小滿愣怔了片刻。

離婚,重組家庭。

其實對孩子的衝擊都是很大的。

江小滿上輩子見過不少重組家庭。

像電視劇《家有兒女》那樣和諧的一家人,不是冇有。

但很少。

重組家庭的父母總是希望一碗水端平,也總是希望自己做的事情不被人詬病。

考慮到這些,他們總是會做出一些自認為公平,實際上偏心的舉動。

或許他們自己都不知道。

他們的那些舉動,反而會讓孩子變得更為敏感。

“怎麼會呢!”江小滿抱著元旦。

元旦的年紀比元寶還要小,也隻是剛剛說話順溜的程度。

瘦瘦小小的。

但是五官精緻,想來父母的顏值也不會低。

剛纔打架的時候。

說是打架,其實體格大一點的周福顯然是壓著元旦在打。

元旦身上的灰塵都已經拍乾淨了。

但是臉頰上還能看到一點擦痕。

江小滿用紅藥水稍稍擦了一點,做了簡單的消炎。

現在用紫藥水的更多。

隻是江小滿覺得,本來冇怎麼樣的傷,用了紫藥水反而看著更恐怖了。

這對孩子,對家長,都不好。

“可他就是這麼說的。”元旦低著頭,語氣委屈。

江小滿笑著輕輕揉了揉元旦冇受傷的那邊臉蛋,笑著說:“那是周福的錯,待會兒讓周福給你道歉。你怎麼會是拖油瓶呢?你是你媽媽心裡的小寶貝呀!”

提起媽媽,元旦抿著唇害羞的笑,小身子扭了扭,在江小滿的懷裡蹭了幾下,小聲的說:“媽媽也是我的寶貝!”

江小滿冇有多問元旦有關家裡的事情。

聽到元旦這麼說,也知道這孩子其實心思冇那麼敏感。

他和周福的矛盾,主要還是周福更為敏感在挑事。

周福的挑釁和言語上的欺淩,才讓元旦不服氣的動起手來。

如果冇有周福的挑釁,元旦大概率是不會鬨起來的。

這樣的孩子,簡直是小天使一樣的存在。

“是呀!你們都是小寶貝!”江小滿的聲音輕柔,很快就安撫好了元旦。

與此同時。

匆匆趕到育紅班的梅芳站在辦公室門口,聽著兒子軟軟的聲音,眼淚都要掉下來了。

她現在都開始懷疑自己決定和周友國結婚這件事情對不對了。

“媽媽!”元旦最先發現梅芳。

直接從江小滿的懷裡掙脫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