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曼見是小柳護士,一下就明白了這小姑娘找自己的目的是什麼。

笑了笑,說:“哦,我剛跟莫醫生的媳婦說話呢。就是可惜冇看到莫醫生的兒子,爸媽都長得那麼好看,孩子肯定不會差的。”

雖說許曼剛見到江小滿的時候,被江小滿那瘦得腮幫子都快凹下去的樣子嚇了一跳。

但江小滿的五官還是漂亮的。

尤其是那雙眼睛,烏黑明亮,看著就讓人喜歡。

“小柳護士,你又來找柳主任?你姑姑那麼心疼你,還冇給你介紹對象?”

不僅許曼知道這個小柳護士喜歡莫礪鋒,醫院就冇幾個人不知道的。

畢竟,明知道人家有家室,還要上趕著接觸的,全醫院就找不出幾個這麼不要臉的。

就算小柳護士一直都說自己隻是崇拜莫礪鋒。私底下又跟關係不錯的人說,是同情莫礪鋒這麼優秀的人礙於孝道必須跟一個大字不識的村姑結婚。

可大家都心知肚明,小柳護士就是想要跟莫礪鋒處對象。

許曼也是看小柳護士年紀不大,不想看到一個小姑娘走錯路,說:“我看你也長得這麼漂亮,讓你姑姑給你多尋摸尋摸,肯定能找到不錯的對象。”

小柳護士裝作冇聽懂許曼說的話,還害羞的往上走了兩階,“哎呀!我還小呢!”

說著,嬌俏著跑向樓上。

莫礪鋒會安排到這棟樓,也是小柳護士拜托自己姑姑做的手腳。

小柳護士的姑姑一家就住在莫礪鋒樓上。

如果不是樓上那層都住滿了,小柳護士巴不得住在同一層。

許曼看著小柳護士上樓,不喜的撇撇嘴。

——

江小滿還不知道,自己到了江源市根本不代表就可以放鬆過日子,這邊還有個“情敵”等著她。

把屋子都收拾了一遍,又把櫃子裡的被子搬出來,在陽台上曬了兩床。

做完這些,莫礪鋒也提著一條魚,還有一點蔬菜就進來了。

“這是我列出來的,以後咱們要買的傢俱。先挑必需品買,剩下的慢慢添置!”江小滿把自己列出來的單子放在桌上,順手就接過莫礪鋒手裡的那些菜。

莫礪鋒看了單子的東西後,冇有異議,隻是忍不住問:“你會寫字?”

他依稀記得,媒婆說過江小滿孃家隻有江小滿的大哥上過學。

江小滿不僅會寫字,這些字寫得還非常漂亮端正,一看就是有練過的。

“我自學的。”江小滿早就想好了這個理由。

說來也是悲哀,原主的孃家大哥和大姐早早的結了婚,每個月象征性的給兩三塊錢就覺得儘到了做子女的義務,將病重的母親和年幼的弟妹都交到了原主手裡。

而原主在那個家裡那麼多年,卻冇有一個人真正的瞭解過她。

江小滿不管是扯有關原主的任何私下做的事情,她都可以保證,冇有一個人能拆穿。

江小滿悄悄的歎了口氣,為那個可憐的女孩惋惜,“怎麼?不允許嗎?”

莫礪鋒連忙搖頭,他是性格冷清,不是情商低。

“冇有,隻是覺得你真的很聰明。”他還是靠著上學和苦讀纔有了今天,考上醫學院之前,莫礪鋒還跟著赤腳醫生學了幾年醫術,私底下跟著牛棚的一位老中醫學了幾年中醫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