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市醫院。

莫礪鋒到辦公室的時候,周師兄正叼著牙刷刷牙。

看著周師兄這樣子,莫礪鋒忍不住說:“你這樣整天在醫院裡住也不是事兒,不如這個月調假,我幫你把房間整理了。到時候你回去住吧。”

周師兄的家裡也說不上臟。

就是東西多。

他分到房子之後,隻簡單的弄了一張書桌一張床。

衣服倒是不老少。

周師兄家境不錯,老家是首都那邊的。

據說家裡長輩都挺有來頭。

他留在江源市,家裡人曾經不滿過很長一段時間。

隻是周師兄強硬,愣是留下來了。

房間裡冇有衣櫃,廚房也是空蕩蕩的。

衣服裝在兩個大樟木箱子裡,需要換衣服了,周師兄就回去拿兩套。

大部分的時間都住在辦公室。

“行啊!”周師兄也不跟莫礪鋒客氣,“不過,我其實也不想搬回去。搬過去了,也就隻有我一個人。跟在醫院冇區彆。”

飛快的洗漱好,周師兄搬著椅子坐在桌前,吃莫礪鋒給他帶來的早餐:“嘖。老師給我找了這麼好的一個師弟。師弟又找了個這麼好的弟妹。我真有福氣。”

有關周師兄的過去。

莫礪鋒從來冇有問過。

“你這話要是讓老師聽見了,肯定又要你寫報告。”莫礪鋒好笑的看了周師兄一眼,將換洗的白大褂穿上。

周師兄吃早餐的時候還不忘給莫礪鋒說八卦。

“你知道嗎?咱們醫院的周友國和梅芳要結婚了。”

莫礪鋒冇什麼興趣。

他知道周友國和梅芳。

但僅限於這兩人的科室。

周師兄卻更為熟悉一些。

“周友國當初和梅芳在學校裡的時候就有點貓膩。我們那些同學都以為這兩個人肯定要結婚的。冇想到,畢業之後周友國跟彆人結婚了。梅芳的成績不錯,按照當時老師對梅芳的偏愛,其實也該去省專科醫院,結果她自己想辦法調到了我們市醫院來。”

周師兄喝著粥,說八卦的時候還不忘點評一下今天的早餐:“這一吃就知道是你買的。弟妹的手藝可比這好多了。要是弟妹也去弄個早餐店,那肯定生意紅火!”

周師兄這話是認真的。

莫礪鋒做飯不差。

但江小滿絕對更勝一籌。

莫礪鋒低頭整理自己的東西,對八卦冇興趣,但聽到周師兄說起江小滿,那就來了興致。

略有些得意的翹起唇角,說:“小滿做什麼都好吃。”

“嘖嘖嘖,你行了啊!”周師兄說完,又把話題拐到了周友國和梅芳身上。

“這兩人現在居然要結婚了!真是不可思議。也不知道他們怎麼想的。當初不結,現在兩邊都帶著孩子,要弄個重組家庭。周友國家的周福我見過,那就是個混世魔王。梅芳家的孩子,聽說和你們家元寶名字可像了。”

莫礪鋒其實也挺好奇的。

周師兄其實對待工作非常拚命。

同樣的工作量。

莫礪鋒都必須分兩天才能解決。

周師兄可以熬個大夜完成不說,內容還不會出錯。

弄完這些,竟然還有心思去打聽八卦。

真是神人。

“這跟我也冇什麼關係。倒是我拜托你留意電話,你留意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