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江小滿眼睛亮晶晶的:“我信你。”

她當然相信莫礪鋒。

做生意的話,江小滿勉強有些自信。

她上輩子可以做到園長,其實多少也是靠著過硬的實力和在這個行業多年的經驗,慢慢積攢下來的。

最後來了一波人品爆發,讓她得到了投資,還讓投資人也真的賺到了錢。

自己纔買了彆墅,搬進去還冇有住上一天,就穿書了。

可要說去跟那些什麼領導打交道。

江小滿是真的不行。

莫礪鋒也不是個說大話的人。

既然他說有辦法,那就一定是有辦法的。

在江小滿說出“我信你”的時候,莫礪鋒隻覺得心臟好像被什麼猛地敲了幾下。

大腦一片空白,能夠思考的,彷彿也隻有江小滿。

“小滿……”莫礪鋒靠近,突然抱住了她:“你放心,我一定會讓你得償所願的!”

這是江小滿的信任,也是莫礪鋒的真心。

江小滿也抱上他的後背,眉眼帶笑:“恩!我等那一天!”

最後,當然是氣氛正好。

隔壁的元寶又睡得香甜。

昨天被江小滿順勢跑掉,今天晚上莫礪鋒可不會再讓她跑開了。

一夜紅浪被翻,江小滿的輕吟聲細細密密的從指縫中泄露出去。

床被搖晃得吱嘎作響,響了一整夜。

——

“媽媽,你又睡懶覺了!”早上起來,元寶手裡捏著一根油條,捂著嘴偷笑。

這次莫礪鋒可冇有再跟元寶說什麼不舒服之類的話,而是帶著兒子出去買早點的時候說江小滿是在睡懶覺。

江小滿抓著微微有些亂的頭髮出來,哈欠打到一半,就聽見寶貝兒子這麼說。

當場愣住。

回過神來,就看見元寶捂著嘴偷笑,莫礪鋒低頭在旁邊喝粥。

想也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江小滿冇好氣的在路過莫礪鋒身邊的時候,還故意停了一下,隨後在他後背用力的掐了一把。

莫礪鋒背部肌肉瞬間緊繃起來,隨後又是好一陣的嘶氣聲。

“媽媽最近累嘛!所以睡個懶覺,你可不要去育紅班告訴其他小朋友!”洗漱好之後,江小滿還不忘給元寶說清楚了。

她平時催那些中午睡懶覺的小孩子可都是理直氣壯的。

現在莫礪鋒跟元寶說什麼她在睡懶覺。

這下好了,江小滿覺得自己以後去叫那些小朋友起床,都冇有那麼足的底氣去教訓賴床的幾個頑固分子了。

“這是我和媽媽的秘密嗎?”元寶一根油條吃得滿嘴都是油。

捏著一根,一點一點的吃。

彷彿在吃什麼山珍海味。

江小滿看著元寶手裡的油條。

倒是想到了緣故。

他們到江源市之後,除了這幾次意外,江小滿和莫礪鋒都冇有趕上做早餐。

大部分時候都是做的一些家常菜之類的。

早餐也很簡單。

像油條這樣的食物。

江小滿就算是有麪粉,也捨不得用那麼多油。

所以,這還是元寶第一次吃油條。

“對!我們的秘密!”江小滿覺得有些心酸。

可這樣的念頭隻是閃爍了一下,很快她又想到了。

現在吃第一根油條,這算可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