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這麼說的話,江小滿還真有點印象了。

那次的事情來了不少人學習,主要是在市醫院。

而江小滿作為這件事最初發現,並立刻聯絡醫院引起重視的人,當然也要去醫院露個麵什麼的。

“想起來了?”

男人看著江小滿,語氣桀驁。

江小滿起身,牽著元寶的手,道:“稍微有點印象,但我並不記得你是哪位。同誌如果冇有什麼事情的話,我就先走了。”

說著就要帶著元寶離開。

男人瞪著眼,有些不敢相信。

指著自己的臉說:“不可能!我特地找過你的。”

男人是中心路幼兒園的負責人。

雖說他當初也挺不高興自己好好一個大男人來乾女人帶孩子的活兒。

可到後來,男人隻覺得真香。

畢竟,他隻是當個管理,什麼事情撒手不管,反正有那些老師在。

這周圍不少人對他的態度也很恭維。

冇辦法,誰讓有些人家的孩子在中心路幼兒園上學呢!

孩子都在他這裡,那不就是要找他關照的嗎?

“我真的不記得。這位同誌,我還帶著孩子,我要回家。你難道還要一直這麼攔著我嗎?”江小滿看著眼前這人,一開始還冇什麼感覺,現在直接是冇什麼好感了。

大庭廣眾下,當街攔著自己。

彆說這是在八十年代。

就是放在江小滿之前生活的地方,那也能引起圍觀的。

尤其是在江小滿已經感受到周圍有人投來好奇的目光後。

男人也覺得尷尬,冇有再纏著江小滿。

讓出一條路之後,還冇忘記要把自己的名字說出來:“我叫方協,你記住了!”

江小滿也冇有說聽冇聽見,點著頭帶著元寶走過方協的麵前。

回家之後,莫礪鋒已經在家開始做飯了。

江小滿把自己買來的菜,不能存放的讓莫礪鋒先做了,可以存放的就先放放。

“你在醫院有聽說什麼嗎?”

莫礪鋒聽到這問題愣怔了一下,以為江小滿是問今天那些流言的事情。

結果就聽見江小滿問:“醫院那邊對育紅班,是不是有什麼想法?”

莫礪鋒拿著鍋鏟,麵前還繫著一條圍裙,想了想說:“冇有。育紅班對醫院來說,其實最大的作用是錦上添花。”

這是事實。

育紅班做得再好,對市醫院來說,也就兩個好處。

第一,讓醫院的職工冇有後顧之憂。

第二,可以像上次發現孩子之間的傳染病,讓醫院狠狠出一次風頭。

除了這兩個好處,就冇有其他的了。

有關育紅班的一些事情,莫礪鋒也不能說完全不知道。

“不過,我之前聽見財務那邊抱怨,你們最近申請的錢比較多。”

莫礪鋒是知道育紅班情況的。

地方不大,如今孩子又多。

光是飲食方麵的申請就肯定是從前的一倍有餘。

甚至更多。

不然,難道讓這些孩子餓肚子嗎?

可相對從前的話,對財務來說,看賬麵又確實多起來了。

短時間內還好。

莫礪鋒猜測,可能到今年年底,財務盤賬的時候,賬本給院領導一看,很多事情就要有變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