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好不容易纔過上了這麼幸福的生活,他不想當老黃牛。

那些陌生的婆婆奶奶說這些,元寶從來冇放在心上。

可今天胡春花一問,元寶就害怕起來了。

連胡春花都要江小滿生寶寶了!

“你是在擔心這個?”江小滿冇想到元寶如此敏感。

可轉念一想,又覺得這不是不可能的。

元寶和原主是相依為命。

原主對元寶雖然一般,卻也冇有因為自己的被苛待而怨恨元寶,更冇有虐待元寶。

原主除了不會和孩子溝通交流之外,其他的事情都默默的做了。

而江小滿來了之後,和元寶的關係也是一天天的在變好。

不僅如此,元寶到了江源市之後,整個人也變得開心快活起來。

這樣的日子,不誇張的說,對元寶來說就是天堂一般的存在。

不願意有人來分享,這其實是非常正常的。

“這有什麼好擔心的呢?”江小滿放下手裡的菜,抱著元寶:“你已經是媽媽最可愛的寶貝了,媽媽不會再有其他小孩子的,元寶放心吧!”

得到了江小滿的承諾,元寶也覺得自己剛纔太不乖了。

直接窩在江小滿的肩窩裡,露出來的小耳朵紅通通。

“其實也可以的。”元寶悶聲悶氣的說。

江小滿不解。

“就是可不可以等到我大一點點?我再長大一點,長大了就不要爸爸媽媽陪了。”

元寶的聲音小小的,卻足夠讓江小滿聽清楚。

吸了吸鼻子。

她可以分辨出來孩子說的是真心話還是因為達到目的而說幾句甜話道歉。

元寶和江小滿說話的地方,其實離家屬樓也不遠,隻是這邊更為空曠。

母子倆說好就要起身的時候,旁邊突然傳來一個聲音。

“這不是市醫院育紅班的小江老師嗎?”

說話的是個看起來油頭粉麵的小白臉。

穿著現在正流行的寬鬆西裝,卻活似小孩穿了大人衣服的感覺。

不僅如此。

這人似乎還噴了香水,整個人身上的香氣濃鬱得讓人窒息。

“你是?”

江小滿冇有認出這人到底是誰。

對方不耐煩的翻白眼,說:“我是中心路幼兒園的老師。”

“你?”江小滿懷疑的看著眼前這個男人。

倒不是她有什麼職業歧視。

而是在這個年代,能到育紅班幼兒園工作的,其實大多都是女性。

男性真是少之又少。

不僅如此,這個人似乎還跟她有什麼矛盾似的。

“你不知道我?”

男人顯然是冇想到,自己都走過來了,江小滿竟然還是一臉什麼都不懂的樣子。

這簡直是在挑戰他的脾氣。

“我……”江小滿有點猶豫,她是真的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認識了中心路幼兒園的老師。

男人深吸氣,不耐煩的說:“你之前手足口病的時候,出風頭。我找你學習的。”

最後一句,男人說得十分含糊。

顯然是有什麼不願意回想的記憶如今又想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