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很快又想到:“要是咱們真的承包了,這錢是不是也得改一改?”

醫院當然覺得育紅班是榮譽,可有一部分人看著育紅班花費比起從前要高,又不樂意了。

胡春花忿忿不平的說:“這群人可真是。想要馬兒跑,還不給吃草。”

“精辟!”江小滿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醫院的確覺得育紅班做得好,也希望育紅班可以這樣持續下去。

但前提是,申請的經費再少那麼一點點。

可冇有經費,他們又如何做事呢?

這不就是,想要馬兒跑得快,又不給馬兒吃草?

不過……

她也確實有點想法。

隻是在這費用上,還是要再想想。

“我有個想法,隻是還要再琢磨琢磨。既然市醫院那邊隻是有這個想法,說明還冇有定下來,咱們還有時間。”

江小滿不認為市醫院會這麼快將育紅班的事情落下決定。

“我們慢慢計劃,就是千萬不能讓有些人打了咱們一個措手不及才行。”

胡春花是不懂這些的。

但她這段時間也看得出來。

她不懂,江小滿懂啊。

反正胡春花的訴求就是希望育紅班能好好的,她可不想再來什麼幺蛾子。

因為都是在做照顧孩子的事情,胡春花和江源市其他單位的幼兒園育紅班都有些來往。

比起如市政這樣地方的幼兒園,他們這些其他行業的育紅班幼兒園,這幾年都在慢慢規劃到教育局去。

最重要的是,教育局人家也想做自己的公辦幼兒園,而不是直接接管各單位的。

將幾個幼兒園合併起來管理。

否則,整個江源市大大小小的育紅班幼兒園就有十幾個。

市醫院如果真的不願意管的話,最直接的就是把育紅班劃分到教育局去。

然後江小滿和胡春花這些人的工作關係也一併分到教育局。

要說起來,這也不是不好。

隻是市醫院這個育紅班,職工隻有三個人,麵積也就這麼個院子。

離他們不遠的地方,就有教育局的中心路幼兒園。

如果不是市醫院給職工的福利裡,育紅班的費用遠低於中心路幼兒園。

大部分的職工都會選擇將孩子送去那裡的。

“行!”現在聽江小滿的意思是會管這件事情,胡春花就放心了。

“我都聽你的!”

表明瞭決心後,胡春花還不忘對著中心路幼兒園的方向吐槽:“我可是去那邊悄悄看過的。那邊教孩子還不如你呢,孩子們吃的東西也不好,還有些孩子打架欺負人,老師都不管的。”

江小滿也知道中心路幼兒園。

聽胡春花吐槽,也知道胡春花在擔心什麼。

除了那邊對孩子不怎麼上心之外,也因為中心路幼兒園的人和胡春花是完全不對盤的。

“小滿,那就都交給你了!你要是有什麼搞不定的,再交給我來負責!”胡春花也不把所有壓力都給江小滿。

隻要不和那邊的幼兒園合併,不去那邊受氣,讓胡春花做什麼都行!

當然,要是她可以做到的!-